关灯
护眼
字体:

英雄救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正厅里,南宫睿大发雷霆之怒,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同样的很生气,光看这份名册,就知道他们曾做过多少隐暗让人愤恨的事情,不过凤阑夜却有另一番见地。

    “其实你们又何必生气,我想这些人并不用负全部的责任,每个人都有人性的弱点,你想,若是晋王党的人早有计谋,那么这些事又是怎么出来的,其中肯定有坏的驻虫,但同样的也有些人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眼下的光景是如何保护那些还没被他们利用到的官员。”

    凤阑夜一说完,南宫烨和南宫昀两个人点头,劝瑞王。

    “五皇兄,眼下还是保护那些中立派和新调任的官员要紧。”

    “是啊,别想之前的这些人了。”

    南宫睿的神色总算好一些,不过仍然紧握着那份名册,沉重的点头,这时候凤阑夜想起另外一件事。

    “对了,今儿个在雪雁楼里,我看到爹爹了,他怎么到了雪雁楼了?我看还是派人把他接过来询问一下。”

    她的话落,南宫烨点头赞同,立刻唤了月瑾进来,吩咐他去苏府把苏大人接过来,凤阑夜又补了一句。

    “你暗里去,让爹爹和你从后院过来,我想一定有人盯着苏府的动静。”

    “是,王妃。”

    月瑾退了出去,正厅里的人,又接着开始商量事情。

    南宫睿已冷静了下来,最先一个开口:“虽然我们派人保护暗中的这些人,但一定要尽快的解决掉这背后的人,要不然露出破绽,晋王党的那些人只怕会闹出更大的动静。”

    几人连连点头,南宫烨提出了整顿军机营的构画。

    “军机营,我通过多日的观察,已查出一些人仍是二皇兄的心腹,所以我准备换掉这些人,但为免了惊动他们,所以我打算把那些人除掉,然后换上我的心腹,易容成那些人的模样。”

    南宫烨的话音一落,南宫睿和南宫昀便点头赞同:“这主意不错,好,军机营的人就这么干。”

    三个人议定了,凤阑夜一直安静的望着他们,南宫睿倒是很在乎她的想法,首先提出来:“七弟妹,你认为还有什么要注意的细节?”

    其他的人也都望着她,说实在的这丫头很聪明,总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所以他们从心底都很敬重她。

    凤阑夜凝眉想了一下:“我想凡是对他们不利的人,他们都会想动手吧,例如五皇兄,父皇,还有烨,你们三个人一定要注意,先控制了那些官员,再控制或者除掉了你们,那么他们还有什么顾忌的,登上皇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她话落,南宫烨和南宫睿二人脸色一片青黑,若不是凤阑夜提醒,他们还真忘了他们自身的安危,立刻点头。

    “我们会当心的。”

    正说着话,门外月瑾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正是现任兵部尚书的苏衍,苏衍扫视了一眼正厅的人,恭身准备施礼,南宫睿最先挥手:“苏大人不必讲究了。”

    凤阑夜起身走过去扶着苏衍坐下:“爹爹请坐,我们有事找你。”

    苏衍穿了一件深色的袍子,所以不吸人注目,凤阑夜望向月瑾:“没人发现吧。”

    “没有。”

    月瑾回了话,便退出去,正厅里,苏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几个王爷的脸色都很凝重,提心吊胆的询问。

    “发生什么事了?”

    “爹爹,今天我们几个去了雪雁楼,在楼里看到爹爹了,所以叫您过来问一下,爹爹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凤阑夜话音一落,苏衍的老脸便红了,他为人一向正直,没想到竟然让女儿瞧见那种事,换做谁也会觉得没脸,何况是苏衍,他一时紧张的双手搓起来,不自在的开口:“其实不是我想去的,是有人约我说去谈事情?谁知道他竟然没来。”

    “谁邀你了?”

    “内阁的赵大人。”

    苏衍的话音一落,南宫烨和凤阑夜等人了然,这内阁的赵大人原来是楚王党的人,现在让他出面,既不引人注目,也不会让人怀疑,因为他原来是楚王党的人,在此次的谋逆案件中,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动,所以皇上并没有责罚他们,现在晋王竟然又动起了他们的脑子,真是可恼。

    “爹爹,我想他们是想控制你,以后不管是谁邀你去谈什么事,都要选在家里,别的不理会。”

    凤阑夜提醒苏衍,苏衍立刻敏感到发生了什么事,忍不住开口询问。

    “雅儿,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这背后很可能是晋王在操控着,所以今儿个我才会提醒你。”

    凤阑夜说完,苏衍的脸色立刻暗沉下来,听了凤阑夜的话,立刻点头:“爹爹知道了。”

    “嗯,今儿个天色已晚了,大家都先回去吧。”

    南宫烨站起了身,此事已逐步有头绪了,所以他们也不怕,一步一步来,总会让那些人死无藏身之地的。

    凤阑夜又吩咐了月瑾送苏衍回苏府去,瑞王和安王也告辞各自回府去了。

    是夜,南宫烨和凤阑夜盥洗过后休息,想到接下来的事,不由得担心极了,伏在他的胸前,柔柔的开口:“你要小心些。”

    “阑儿放心吧,我不会出事的。”

    南宫烨伸出手紧搂着阑夜的腰,两个人说着话睡觉。

    两日后,百里颢赶了过来,依旧是潇洒的一个人,不过现在的他是完全的放开了对阑夜的爱恋,把她当作一个朋友了,此次安绛城之行,他本来不想来的,但牵涉到了他的师兄南山子,师傅临死的时候曾说过,怕师兄心术不正,用他的医术来害人,所以让他务必要阻止他,所以百里颢才会出现的。

    齐王府的厅堂内,此时坐满了人,瑞王南宫睿,安王南宫昀,还有齐王南宫烨,连雾翦和叮当也在,大家一起盯着百里颢,害得他以为自已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样,咳嗽了两声。

    “你们怎么确定那是我师兄南山子所为呢?”

    百里颢一开口,一直未动的南宫烨便挑起狭长的眉,冷酷的开口:“除了他,我们想不出还有什么人?”

    他一看到百里颢便生气,看他一双眼睛总是望着阑儿,心里更是火大,其实人家只是很随便的动作,可是看到他眼里,便成了宵想他的女人了,心里立刻窝了火气,所以脸色难看,说话的语气自然不友善。

    百里颢一听,脸上微微罩上愠火,是他们派人请他过来的,现在竟然给他脸子看,有意思吗?陡的站起身环胸望着南宫烨。

    “你什么意思?我来也是想查清楚,那背后的人是不是我师兄南山子,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请你们不要自以为是,这天下懂医术的人多如牛毛,博大精深的人更是数不胜数,你怎么就肯定他是我师兄呢?”

    百里颢看南宫烨也是相当的不顺眼,完全不给他面子,就算是王爷又怎么样?他可不在乎他是什么?

    两个人像斗鸡似的在厅堂上瞪来瞪去的,凤阑夜先警告的瞄了一眼南宫烨,又望向百里颢,缓缓的开口:“百里,其实我们是有证据才会请你过来的,我曾听你说那易容手术,天下间只有你和你师兄南山子做得出来,现在我们已查清有一个女人被施了易容术,既然不是你,那么一定是你的师兄南山子了,所以才会请你过来。”

    “好,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去见他。”

    百里颢听了凤阑夜的话,脸色便好看多了,虽然说好不想她了,但看着她越发的娇艳动人,举手投足光华潋滟,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如花,动如脱兔,静如处子,还是忍不住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所以对她说话自然是温和的,这使得南宫烨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看到他这样,百里颢是越发的笑望着凤阑夜,就是要让这男人吃吃瘪,他忽然发现和清雅做一个朋友也不错,没事可以整治整治南宫烨,顺带的让他生生气。

    想到这笑得更招人恨了:“清雅,这一次我可是看你的面子才过来的,若是别人?”

    言下之意若不是凤阑夜出马,他可不会过来。

    正厅里,冷气流立刻窜过,百里颢和南宫烨的眼光在半空中劈咧哗啦的大战不已,其他人看得头皮发麻。

    凤阑夜赶紧开口,不想他们两个人再打起来。

    “他现在很可能隐在皇家别院里,我想请你去给二皇兄南宫卓治病,他一年前被父皇贬到封地,那个地方临近东海,不想他待了几个月的时间,竟说染上了什么潮湿之症,整个人快不行了,你说有这种可能吗?”

    对于百里颢的医术,厅堂上的人都很信服,他的医术确实是很高明的,要不然也不会得到神医的称号,比起南山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

    百里颢立刻点头,这是水土不服的症状,有的人重的时候可以丢掉性命,这是很正常的。

    凤阑夜瞄了一眼身侧的南宫烨,然后又望向百里颢,一字一顿的开口:“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人为的服了什么药和这种潮湿之症很像的?”

    百里颢听了,想了一下,点头:“有,经常服食海底的一种海罗草,就会中潮湿之症,全身虚肿,无力,然后是头晕目眩,最后是上吐下泻,严重的可以丢掉性命,和水土不服的症状极像。”

    百里颢的话音一落,南宫烨和凤阑夜等人面面相觑,二皇兄的背后隐藏着南山子,那么一定是人为的吃了那种什么海罗草,不知道眼下是否有法医,若是给他医治好了,他就没有理由呆在皇家别院里。

    “百里,你有办法医治这种潮湿症吗?”

    凤阑夜望向百里颢,别人不开口,都望着,知道这百里颢的脾性也是有些怪的,不过齐王妃提出来的要求,他似乎都不会拒绝,别人他根本不卖面子,所以谁去找没脸子,只是南宫烨却气疯了,这男人分明还在宵想阑儿,虽然阑儿不可能喜欢他,可是想着还是不舒服,一张脸从头到尾臭臭的。

    百里颢想了一下,沉着的点头:“嗯,行。”

    一听到他能医治南宫卓的病,几个人哪里还坐得住,早站起了身子,其中南宫昀心急的开口:“那我们立刻过去吧。”

    “好。”

    百里颢倒也没有为难他们,清淡的应了,因为他确实想知道是不是师兄南山子在背后搞的鬼,若真的是他隐藏在晋王的背后,做了什么在逆不道的事,即不是坏了师傅的名声,所以一定要抓他回去,若不是,他只当帮了清雅一个忙了。

    一行人迅速的起身,离开了齐王府,坐了府门外的马车,前往皇家别院而去。

    马车内,南宫烨伸出手紧搂着凤阑夜,霸道的开口:“阑儿,那个混蛋竟然还想打你的主意,若不是有事让他帮忙,我真想打落他满嘴的牙。”

    凤阑夜好气又好笑,抬眉望着他,温柔的摇头:“你啊,别和他计较了,赢的人可是你啊,他是你手下败将,所以咱们还是大方一点吧。”

    “我大方不起来。”

    某男闷闷的开口,是的,他绝对大方不起来,若不是有事让百里颢帮忙,他绝对打得他回老家。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想想待会儿该如何和二皇兄说,既不让他起疑,还能治好他的病。”

    凤阑夜说完,南宫烨挑眉,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开口:“你说二皇兄同意让百里颢治吗?”

    “我想他会同意的,但是百里颢肯定有危险,所以我们一定要派人保护他。”

    若是他想留在京城,只怕不会让百里颢医治,因为若他真的想治好病,那南山子早就医好他了,而他身体一好,便要回东海去,他没理由还留在京城,所以说他表面上同意让百里颢医治,但是暗地里一定会动黑手,这样下来,百里颢若是死了,他既不用医治,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南宫烨一听百里颢会有危险,心里早爽了,只是想到这男人还有用处,最后无奈冷淡的点头。

    “嗯,我会派人保护他的安全,阑儿放心吧,还有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对他笑,那男人摆明了不安好心。”

    凤阑夜听了他的话忍不住细想,人家哪里就表现出对她不安好心了,想来想去,认定了南宫烨在吃醋,吃醋的男人是不可理喻的,所以她用不着计较,不过能让他为自已吃醋,这感觉不错,偎到南宫烨的怀里去。

    “烨,我累了,想睡会儿。”

    怀孕的人容易疲累,这是很正常的,南宫烨一听到凤阑夜说累了,早打住了自已怀疑的心思,小心的搂着她,靠近自已怀里休息,马车里安静下来,一众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安绛城,前往皇家别院,只到傍晚的时候才到。

    晋王南宫卓一听到侍卫禀报,瑞王等人又来了,不由得微微的恼恨,却不得不做好迎接他们的准备,吩咐暮清暮澄二人留意他们的动向,自已睡到房间的床上去等候着皇弟们的拜访。

    南宫烨等人出现的时候,晋王南宫卓正睡在床上,一身的虚弱,苍白着脸色睡觉呢,待到人唤了他,睁开眼睛看到几个兄弟,满脸笑意的招呼着大家坐了下来。

    南宫睿领着几人向南宫卓见了礼,也不与他多话,立刻指了百里颢,郑重其事的介绍起来。

    “二皇兄,这是百里神医,几个做兄弟的好不容易请了百里神医过来,想治好二皇兄的病,所以请二皇兄让百里神医检查一下。”

    瑞王的话音一落,只见晋王南宫卓那本来溢满笑容的脸顿住了,满脸错愕的打量着百里颢,一时反应不过来。

    “这百里神医,是传说中的那个百里颢吗?”

    他还有些难以置信,这百里颢他是知道的,南山先生的师弟,传闻他的医术比南山先生还高明,如果真的让他给自已医治,只怕很快就痊愈了,这可怎么办?南宫卓一刹那反应不过来,但好歹还知道配合百里颢的动作,伸出手让百里颢号脉。

    房间里很静,百里颢很认真的把起脉来。

    南宫卓此时已回过神来,阴暗的瞳底一闪而过的狠光,抬头扫视身遭的兄弟,看他们是什么意思。

    一眼望去,见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关切,似乎真的挺关心他的,想治好他的病,一时间倒不好说什么,只望向百里颢,虚弱的开口:“百里神医,你看我这病有法医好吗?宫中的御医费了很大的力,治了七八个月才有今天的成就,可是本王虽然能说话了,只是身子还有些麻痹,行动不便,你看?”

    百里颢并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有板有眼的给南宫卓检查,直到做完了一整套的检查工作,才缓缓的开口。

    “晋王殿下,请容我说句话,你这潮湿症,不是大问题,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快给你治好的。”

    百里颢的脸色有些阴暗,指间更是一片冷意,他刚才号脉过后,便知道这晋王身上的潮湿症果然是服了海罗草而造成的,若是他真的中了潮湿症,短时间内没办法使他痊愈,但他偏偏是服了海罗草的,其实也就是中了海草毒,不用三四天便可以除掉这种毒了。

    “百里神医,真是太感谢你了,你一定要医好二皇兄,像他现在的这种症状要几天便可以医好。”

    “禀瑞王殿下,不出五天,一定可以好。”

    百里颢话一落,床上的南宫卓手心里全是冷汗,身子忍不住轻轻的打起颤来,完全的被气到了,没想到这些兄弟竟然给他请了这百里神医来,若是他一好了,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务必要回到东海去,到时候再想要回来,可就难上加难了,所以他不能好。

    这个百里颢是留不得了,看来这件事要让南山先生定夺了,看他是什么主意。

    南宫卓打定了主意,抬首望向百里颢,笑得一脸的温雅。

    “谢谢百里神医了,这真是太好了,本王做梦都想医好这病,既然百里神医有办法医治,那就住下来为本王诊治吧。”

    “好。”

    百里颢也不拒绝,他想找到师兄南山子的下落,看他是不是藏在这里,只要找到他,一定要把他带回去,坚决不能让他留在这里参与到皇权斗争中。

    房间里众人各怀心思,不过总算肯定了一件事,就是百里颢留下来为晋王诊治病症,其他人似乎总算放心了,纷纷告辞回去。

    等到所有的人走了,南宫卓便吩咐了人:“暮清,带百里先生去安顿下来,休息一下,稍后咱们开始医治。”

    “好。”

    百里颢也不拒绝,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