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英雄救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绝,跟着那个叫暮清的手下走了出去,等到他离开后不久,南宫卓挣扎着爬了起来,幸好他有先见之明,没有让南山子彻底的医好他,否则今天他们就穿帮了,现在的问题是那些家伙真的是因为关心他,而给他请来了这个什么百里神医吗?还是因为怀疑他呢?南宫卓的心里反反复复的纠结着,招手示意暮澄过来。

    “把南山先生悄悄带过来,我有事要请教他。”

    “是,王爷。”

    暮澄退了出去,一会儿的功夫便请了南山子过来,房间里南宫卓望着南山子,思量着他会不会不忍心对他的那个师弟下手,如果是这样可就麻烦了,灯光照在他的脸上,阴晴不定的,南山子奇怪的挑眉:“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卓沉声开口:“你师弟百里颢过来了,要医治我的病,如果他治好了我的病,可就麻烦了,只怕父皇会让我立刻回东海去。”

    “百里?”

    南山子话里阴沉沉的,一点温度也没有,并没有因为听到百里颢的名字,便有所变化,这让南宫卓心里升起了一股希望,南山子这样的表情是不是代表他不在乎,那么他动手,他也不会怪他了。

    “南山先生,这个人留不得。”

    “你想动他?”

    南山子眯起眼睛,一刹那的寒冷,对于百里颢,他一时还真下不了那样的狠心,他们两个在师傅跟前一起长大,他拜师的时候,他已经快出师了,可是好歹相处了两三年,想到要杀了他,有些不忍心,最后缓缓的开口。

    “我来劝他,若是他不肯听我的话,你再下手也不迟。”

    南山子一说话,南宫卓便不赞同,冰冷的开口:“不行,若是让他知道你藏在这皇家别院里,你说我们的事还不暴露了。”

    “你当真以为他们不知,我这次去见百里,也是为了打探那几个王爷究竟是无心而为,还是有心为之?若是查出他们知道了我们的动静,只怕要重新布置了。”

    南山子站了起来,缓缓的开口:“他住在什么地方?”

    “暮澄,带南山先生去见百里神医。”

    “是,王爷。”

    暮澄走进来带着南山子走了出去,顺着廊级往下,漫入黑暗中。

    那百里颢跟着暮清的身后走进一座院子,暮清吩咐了人好好侍候他,便退了下去,百里颢坐在房间里沉思,他心知肚明,师兄确实在这座皇家别院里,除了他,恐怕也没有别人知道服用海罗草会使人致潮湿症,这是当初他们一起研究过的症状。

    师兄虽然贪钱,可是并不是沽名钓誉之人,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百里颢想不透,忽然感受到四周有一丝波动,却没有杀气,忙抬首望过去,玉流辰和千渤辰二人同时出现了,报拳望向百里颢。

    “我家主子让我们来保护你。”

    “不必了吧。”

    百里颢一想到南宫烨那欠扁的脸便相当的不爽,所以用他的人保护他,还真是别扭,何况自已并不是无还手之力的人,所以说,他不想欠他们这个人情,百里颢挥手让玉流辰和千渤辰回去,可惜两个人身形未动,沉着的开口。

    “王妃嘱咐了属下等,不准离开百里神医,而且她还说了,让百里神医小心以对,如果不出她的预估,那南山子一定会出来见你,你千万记着,别说知道他在皇家别院,否则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千渤辰说完,百里颢不再多说什么,想到那样一个冰心玉洁的丫头,心微微有些疼,虽说了做朋友的,可是放开也是需要时间的,他相信早晚有一天会坦然的,可是看着她越来越优秀,他就不甘心,如果她只是一个平庸的女人,说不定他早就放开了,偏偏她是那种摆放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女人,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心痛。

    不过既然这两人领了她的命,他便不再坚持让千渤辰和玉流辰离去。

    正在这时,暗处有细微的声音响起,千渤辰沉声开口:“有人来了。”

    说完两人飞快的隐下去,百里颢不禁叹息,说实在的,要说这功夫,他确实不如南宫烨的这些手下,他的医术比武功要高得多了,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已见高低了,他根本还没有发觉异状,人家已知道有人来了,可见其武功的不凡。

    百里颢坐在房间内想得入神,门被轻叩了两下,他淡淡的开口:“进来。”

    门外是何人,他已心知肚明,因为之前千渤辰已提醒过他了,那么定然是他师兄过来了。

    果然门拉开,灯光下,瘦长的身影,穿着一袭长衫,墨黑的发用锦丝束起,眼神充满了凌厉,灯光拉了他的身影,像竹杆一样,没有一点的肉感,百里颢脑海中想起千渤辰的话,若是让南山子知道他知道他在皇家别院,他就会有危险,肌体立刻下意思的做出动作。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身形一闪奔过去,拉住南山子的手,整张脸上都罩着高兴,他们有很多年没见面了,南山子还是和从前一般充满了沧伤,而百里颢却长成了翩翩温润的男人,不再是记忆中冷漠的少年了,南山子凝眉打量着眼前的人,看到他是真的很高兴,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在这皇家别院里。

    南山子不动声色的走进来,轻声的开口:“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并排坐了,百里颢亲手给南山子斟茶,坐到他的对面叹息一声:“师兄大概不知道吧,我喜欢过那个齐王妃,上次还为了她打过一架,此次便是她恳请我来为晋王治病的。”

    说的话一点破绽也没有,南山子不动声色的喝茶,倒也没有质疑他,慢腾腾的品茶,然后缓缓的开口:“你怎么认识那个齐王妃的?”

    “我和她父亲是旧识,去年她生病了,我去她家给她治病,所以相识了,我很喜欢她,谁知道却让那齐王横刀夺爱了。”

    百里颢为了转移南山子的注意力,所以说得咬牙切齿的,南山子嘿嘿轻笑,自古多少英雄豪杰都死在美人的裙摆下,看来他这位师弟也不例外,喜欢的女人都嫁作他人妇了,竟然还如此痴心,只因为那个女人的一句话,便赴汤蹈火再所不措了,他何不利用他的这点心理,把他拉拢过来。

    想到这,南山子轻轻的开口:“师弟,若是有这么一个机会让你可以抱得美人归,你要不要?”

    百里颢呆住了,他是被南山子的话惊呆的,可是落在南山子的眼里,却成了他欣喜得呆住了。

    “师弟,怎么样,考虑考虑吧,。”

    他说完站起了身往外走去,百里颢等他走了出去,坐在房间内好半天没说话,直到此刻他才深刻的感受到自已是深陷险峻了,只怕稍有不慎便会丢掉性命,不由得手心全是冷汗,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他要小心应对了,想到这,忙唤了千渤辰和玉流辰出来。

    两个人一现身,百里颢便把南山子话里的意思告诉他们两个。

    “没想到他竟然想拉拢我,你看这事?”

    百里颢刚把话说完,千渤辰嘘了一声,一伸手从旁边拿出一个茶杯,打了出去,只听哎呀一声叫,百里颢冲了过去,墙根处根本没有人,显然被打中的人溜走了。

    “竟然有人偷听,可恶。”

    百里颢脸色难看,这皇家别院内果真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们立刻去禀报你们主子,看这事如何处理?”

    他就做好事帮他们一把吧,不过对于他们接下来的行动,他不知道,所以还是请示他们的好。

    “好,你小心点。”

    两人退下去,千渤辰留在暗处保护百里颢,玉流辰回王府去禀报事情。

    齐王府,隽院的书房内,南宫烨抱着凤阑夜,两个人正伏案写着着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哪些要注意的,哪些要防守的,一一摆布在纸上。

    “你看,现在我们知道二皇兄,知道了南山子,还有一个人却不知道,那就是真正的幕后策划人,他究竟是谁呢?如果说只是南山子一人,他有那么厉害吗?”

    “会是谁呢?”

    南宫烨把摆布在另外一张纸上的人,翻找出来,然后查找着,就是找不到那个足智多谋的人,这个人好像根本不存在似的,可是凭晋王的能力,再加上一个南山子根本不可能布置出这些人,再说,那南山子仍是一介山野大夫,对朝掌上的事,能如此的了如指掌吗?

    两个人相视一眼后再找,正在这时,月瑾走进来禀报。

    “玉流辰回来了?”

    “让他立刻进来?”

    不知道是不是百里颢那边有什么进展,只要有一个突破口,他们就好办了。

    想到这,两人都抬起首望着从门外进来的玉流辰,玉流辰正欲行礼,凤阑夜早摆首示意他不要多礼了。

    “快说说,怎么回事?那南山子出现了吗?”

    玉流辰点首,沉着的禀报:“一切如王妃预估的一样,南山子果然出现了,而且还说,还说?”

    玉流辰说到这不敢再往下说,南宫烨估计下面的话有些不好听,所以脸色早黑了,紧搂着凤阑夜,冷酷的出声:“说。”

    “那南山子问百里颢是否还想得到王妃,给了他时间考虑?”

    他话音一落,房间陡的罩起寒气流,一件物什迎面掷过来,袭击向他的面门,玉流辰赶紧一避让了开去,只听身后叭的一声,有一个笔筒被掷得四分五裂,少主俊魅的容颜上罩了一层寒芒,比冬日的冰冻还要凌寒,让人忍不住打颤。

    玉流辰一个字也不敢说,凤阑夜抬首扫了他一眼,赶紧柔声的安抚他。

    “烨,这关玉流辰什么事,你别气了,眼下还是查出那背后隐藏着的人要紧,只要把这至关重要的的人找到,我们就可以设一个局把他们一网打尽。”

    凤阑夜话音落,南宫烨眼睛眯起,射出慑人的光华。

    “你起来。”

    玉流辰总算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凤阑夜眯眼,缓缓的开口:“这样,你让百里颢先假装答应他,然后注意一些南山子的日常生活,等过两日你和千渤辰二人配合百里颢,把南山子给擒住,让百里颢易容成南山子,我想只有这样,他一定会见到那真正的幕后指使人。”

    “好,属下立刻就去。”

    玉流辰闪身便退,跑得比兔子还快,刚才真是好险啊,他摸了摸自已的脖子,发出感叹。

    书房内,安静下来,南宫烨一想到先前玉流辰说的话,便郁闷,脸上罩着一层怒意,把脸埋在凤阑夜的脖劲上,无比霸道的开口:“那个死男人,竟然还敢打你的主意,等这件事做完,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烨,你吃醋了。”

    南宫烨一怔,然后一脸的坦然:“我是吃醋了,怎么的?爷难道就不能吃醋吗?”

    凤阑夜点头,若再说下去,只怕他火气更大了,所以赶紧提醒他:“烨,夜深了,赶紧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呢?”

    南宫烨大手一伸抱了凤阑夜,两个人走了出去,一路上在凤阑夜的耳边轻声的说:“你要补偿我,要不然今晚我睡不着。”

    “你想怎么补偿?”

    凤阑夜脸颊烧烫,赶紧小声的问,这男人真是的,犯得着说得这么大声吗?她几乎听到身后有人的窍笑声了,不过叮当和万星绝对是有脸色,一听到王爷的这么一句话,早脚下带油的开溜了。

    “我想你了。”

    “上次不是?”

    两个人一路讨论着走进房间了,南宫烨一听凤阑夜提到上次,更郁闷了,认真的提醒她:“上次好像是十天前了吧,阑儿,很久了,本来本王为了宝宝是能忍受着的,不过现在一想到那死男人臭男人,就恨不得去揍他,要不你休息着,我去揍他出出气。”

    南宫烨这分明是威胁,凤阑夜是拿她没办法的,早一口吻住他,让他不说话了。

    大街上,一辆马车数十匹骏马疾驶而过,风驰电掣。

    这是瑞王府的马车,马车内坐着瑞王南宫睿,他和南宫烨等人去了皇家别院后,又进了宫一趟,进宫去把今日之事禀报给父皇,然后再领着人回宫。

    马车上,南宫睿正闭目凝神,想着父皇的话。

    “睿儿,凭你二皇兄的脑筋和那个什么南山子的脑筋,只怕未必设计得了这朝中的谋略大计,自古有擒贼先擒王,别看你二皇兄是个主谋,可是真正有能力的却是那隐藏着的,所以眼下要先抓住那个背后的人才是真的,只要知道那个人是谁,就好办了。”

    他知道父皇说的话没错,但是他们从一系列的事情中,都没发现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着,这说明这人的手很隐暗,而且既然父皇如此说了,那就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着,父皇经过多少大风大浪,即会不知道这些阴暗诡谲的隐藏着什么。

    暗夜中,风声呼呼,夜已经很深了,大街上一片浅晕,只除了几家青楼楚馆里还有嬉闹之声,再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忽然,一道救命声在夜色下突兀的响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南宫睿沉声喝止:“停车。”

    马车应声而停,后面的数十匹骏马驶过来,手下在外面开口:“王爷,有事吗?”

    “看看刚才是谁在喊救命?”

    刚才的救命之声,后面的人也听到了,不过眼下仍是多事之秋,所以本来他们想假装不知的,谁知道被南宫睿给听到了,既然主子吩咐了,他们哪有不从的,立刻有两三人翻身下马,身形迅速的往前方的小巷子里奔去。

    先前他们看到一道人影奔出来,似乎被人拉进去了。

    马车内,南宫睿已从马车内闪身而出,外面马上没动的几人心惊的飞快翻身下马:“王爷。”

    南宫睿已朝那条巷子走过去,只见巷子内传来打斗声,待到他们一进,便看到一辆马车靠在巷子口,巷子里面有五六个大汉,正和他的两三个手下打架,此时一看到南宫睿等人的出现,那些人见瞄头不对,立刻开口:“走,快走。”

    眨眼几个人朝另一头奔去,南宫睿的两个手下正准备追过去,南宫睿一举手阻止了。

    “算了。”

    他缓缓的转身走到旁边去,只见两个女子正在低声的啜泣,一个小丫环模样的人正在安抚着一个小姐,而她们的身边还躺着一个马车夫,似乎被打晕了。

    南宫睿挑眉,深夜时分这两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内敛温和的开口。

    “请问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睿话音一落,那一直哭着的主仆二人抬起头来,一个眉清目秀的丫头,再往旁边看,一刹那,南宫睿竟然呆住了。

    这个女人太美了,即便灯光昏暗迷离,可是却清晰的看到她此刻柔弱无助的模样,眼睛漆黑如碧空苍穹,汪了盈盈之水,那肌肤晶莹剔透,纤细的弯月眉,再看那鼻子挺俏似葱,小嘴不染而朱。

    南宫睿自认见过美人无数,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女子似眼前的女人,恰如其分的柔弱,恰如其分的我见欲怜,整个人美得就像水做的一般,听了南宫睿的问话,此刻止住了哭声,缓缓的施了一礼

    “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仍是掌院学士周博文的女儿周枫,本来小女子住在外祖家,没想到半夜时分,有人来通知小女子家母突然生病,所以小女心急的命人赶车回去,不想竟路遇歹人?”

    南宫睿心里一动,已是柔软了二分,不过想到这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既是在外祖家,为何没有护送之人,不由狐疑的开口。

    “怎么没人护送呢?”

    “是小女子太心急了,所以急急的离去,外祖家想必派了人在后面保护着,只是这些贼子太可恨了,眨眼便把马车控制到这巷子里了,他们恐怕和我们错开了。”

    周枫说完后,南宫睿没说什么,立刻朝身后命令:“来人,送周小姐回府。”

    “谢公子了,”

    那女人垂首揩了眼泪,一步步跟上走在前面的小丫环的脚步,上了巷子口的马车,被南宫睿派去护送她们回府的侍卫立刻驾了车,送那周小姐回府。

    这内阁掌院学士周大人他是知道的,是中立派的人,眼下还没参合到任何一个帮派,就是他派了人暗中保护他,还没发现有人对他动手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