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盗名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房间里,雾翦看凤阑夜的神情,已猜出她的用意,所以立刻煸起风点起火来:“七弟妹,二皇嫂不是有心的,她只是和以前的七弟妹感情好。”

    “是啊,我是和之前的七弟妹感情好。”

    林梦窈顺坡下,不过她的话倒让凤阑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女人和什么人真正好过,还和她好,不要脸的东西。

    “你什么意思,别以为你是二皇嫂就可以欺负我,我们家王爷掌管着军机营,二皇兄却病了,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欺负我。”

    凤阑夜一副盛气凌人的嘴脸,一侧的雾翦同情的望向林梦窈,林梦窈一看两个人的样子,一个欺负她,一个看笑话,不由得脸色一沉,冷笑两声:“哼,掌管军机营有什么用,我?”

    她还没说倒底,门外一个小丫头就那么闯进来了,飞快的进来添茶,眼神往林梦窈那么一瞄,林梦窈似乎清醒过来,刚才她差点说漏了嘴,坏了爷的大事,该死,立时一声不吭了,点首:“六弟妹,七弟妹,喝茶喝茶。”

    凤阑夜懊恼极了,就在刚才林梦窈眼看要脱口说些什么了,这丫头倒是精明,怕主子说出什么,竟冲进来打断了她的话,可恼,却不好再说什么,以免惹起林梦窈的疑心,倒使得她们被怀疑,那她们接下来的路便麻烦了,所以凤阑夜立刻摆出得意二分的样子,端了茶便喝。

    而一侧的林梦窈看到她的样子,差点没被气死,手下紧用力的握着椅柄,这个死女人臭女人,太讨厌了,等她们家晋王做了皇帝,她成了皇后,第一个不放过的就是这死女人。

    林梦窈发着狠,其她人假装不知,喝着茶,而那个后跑进来的丫头却没离开一步,所以说她们是没有机会再套问林梦窈的话了,所以接下来凤阑夜和雾翦的话说得很少。

    林梦窈这个女人没什么大脑,但后进来的这个丫头明显的很聪明,很可能是晋王派在林梦窈身边提点她的,以免她乱说话。

    既然套不出什么话,她们何必还留在这里干坐着,凤阑夜和雾翦站起身。

    “这皇家别院的景致不错,二皇嫂可否带我们逛逛。”

    查看一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隐藏着,或者什么特别的事。

    “好。”

    林梦窈站起身,吩咐一边的丫头:“青草,吩咐人准备晚膳,本王妃陪六弟妹,七弟妹逛逛,差不多就可以用膳了。”

    “是。”

    那个叫青草的丫头下去了,林梦窈领了她们出去,在皇家别院内闲逛,接下来不论她们如何试探,林梦窈都警觉了,而且她的婢女青草很快便找了过来,跟着她们身后,更问不出什么东西了。

    晚膳后,一行人坐马车各自回王府,今日到皇家别院走一趟,众人唯有一个念头,这晋王南宫卓隐而不露,背后肯定是高人指点了,让他们找不出一点的破绽,不过他们早已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所以不急。

    皇家别院的书房内,昏黄的灯光,迷蒙之中,南山子阴沉冷骜的神情,越发的碜人。

    晋王南宫卓不害怕,不过晋王妃林梦窈却有些胆颤,这个人她看一次便吓一次,总觉得他身上没有任何一点的阳光,好似来自地狱的生魂一般,让人恐慌。

    “先生认为他们知道些什么,不知道些什么?”

    南宫卓沉声问南山子,刚才他和林梦窈已分别把来拜访的几个人的事情讲了一下。

    南山子蹙了一下眉,说实在的,真感觉不出他们有什么意向,不过这种时候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虽然没什么异常,但是还是小心一些为好,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时机,任何事都要怀疑,否则便是前功尽弃,而且尊王妃的嘴巴可不太牢。”

    南山子一开口,林梦窈便垂首望着地面,不敢说话,晋王南宫卓瞪了她一眼,倒没有责怪,因为他还要倚仗林家的人。

    “有劳先生了。”

    南宫卓说完便挥手让林梦窈退下去,房间里的两个人开始布置接下来要做的事。

    齐王府,隽院的房间里。

    南宫烨和凤阑夜已经盥洗上床了,两个人搂靠在一起说话,脸上都罩着认真和凝重。

    “阑儿,你说那南山子现在会不会就藏在皇家别院里。”

    “差不多,一定在,现在只等百里颢一到,我便请他去皇家别院给二皇兄治病,到时候看他怎么说?”

    凤阑夜说完,好半天没听到南宫烨的话,抬首只见这男人一脸委屈的望着她,不满的嘟嚷:“那百里颢真是阴魂不散,一想到这家伙便想揍他一顿。”

    原来某人记起了从前的事,心中有阴影了,所以郁闷不已,何况接下来那男人还会待在他们的身边,就更加让人痛恨了。

    凤阑夜抿紧唇笑,这男人吃醋了,还真是可爱啊,抬头便亲了他一下。

    “烨,睡觉了,别想多了,接下来我们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付那些人。”

    “嗯,”

    南宫烨应声睡下,不过手却不规矩的上下撩拨着,凤阑夜有些暗喘,不满的推他:“干什么?睡觉啦。”

    “阑儿,你发现没发现胸变大了,好奇怪啊,”一句话完,越发认真的摸了起来,在凤阑夜身上点起火,凤阑夜拍开他的手,提醒他:“别惊了肚子里的宝宝。”

    南宫烨闷闷的声音响起:“我问过大夫了,说可以的,只要小心点就行,相信我啊。”

    然后再没有了声响,四周陷入了寂静,满屋的浓情。

    接下来的几天,没什么大的动作发生,南宫睿派了人出去监视晋王党和楚王党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在楚王南宫烈发生的谋逆事件中,很意外的是楚王党的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非常的反常,尤其是苏丞相等人,那苏迎夏是他的侄女,本来他也该被处罚的,但是因为苏丞相在朝堂上一向有威望,这么多年立下了许多功劳,所以楚王的事他并没有牵涉其中,但是他的没有任何动作恰恰是反常的。

    所以南宫睿同样的派了人监视了楚王党的所有人。

    南宫烨和南宫睿等人等了几天,见对方似毫没有动静,而他们不能一直坐着等别人动手,所以不如主动出击。

    这一日,所有人都集中到齐王府,现在的齐王府隽院,就是他们商量要事的地方。

    这里比起别处要安全得多,隽院四周围着碧湖,内有机关,而且四周有很多侍卫巡逻,一般人根本进不来,所以特别的安全。

    厅堂内分坐着几个人,南宫睿,南宫昀,南宫烨,还有雾翦和凤阑夜等人,丫环下人的都退了下去,厅上一片寂静,大家沉默不出声,最后南宫昀忍不住开口。

    “我们不能陪着他们一直耗啊,若他们出手了,只怕我们就处于被动了,所以我们不如先出手查。”

    “嗯,六皇兄的话我赞同。”

    凤阑夜先出声,南宫睿和南宫烨都望着她,他们也想查,只是眼下多方面都一筹莫展,他们该从哪一方面出手呢?凤阑夜不等他们开口,便接着说:“烨,你还记得吗?那雪雁楼可是楚王南宫卓的产业,因为一直以来他没在京城,所以我们也没留意,你想此次楚王谋逆的事,楚王党的那些人竟然无一而动的,这说明什么,他们是被别人控制了,而这控制他们的人是谁?我还记得那名册的事吗?专门用来记录一些官员的污点的,虽然上一本名册上没有楚王党的人,但你不能保证,他没有做出第二本名册来,所以我的建议,是进雪雁楼,查看看有没有第二本名册,找到第二本名册,就知道楚王党的人为何不动了?”

    凤阑夜的话落,厅内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同时点头:“对,眼下先查清为何楚王党的人不动,他们一定是有什么把柄在晋王南宫卓的手里,没办法动?”

    南宫烨听了凤阑夜的话,凝眉思索,慢慢的开口:“那如果南宫卓用名册控制了这些人,那么到时候他若真的夺位,那些人是不会说话的,这样说来,不在名册之内的那些官员,只怕就是他们接下来的目标,他们控制住所有的人,就可以谋夺皇位了,真正的好心机啊。”

    齐王的话音一落,大家脸色同时青暗,这些人当真险心莫测,这些朝中的大臣,谁个没有点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所以说才会被他们控制住了,那么接下来不在名册之内的人恐怕就会遭受到他们的下一部计划。

    想到这,凤阑夜飞快的开口:“我想我爹爹苏衍,很可能就是接下来的目标,他是兵部尚书,刚刚上任,而且原来恐怕没有在计划之内,另外那些中立派的人恐怕也不在计划之内,所以接下来这些人就是重点的目标。”

    南宫睿一直认真的听着,只到此刻,沉声开口:“我们立刻派人暗中保护这些人。”

    “嗯。”

    几人同时点头,凤阑夜又接着开口:“一个要保护这些人,另一个我们要拿到第二本名册,现在京城没有晋王府,我想那第二本名册一定藏在雪雁楼里,所以我们可以分批而动,一定要查到第二本名册。”

    “好。”

    众人商议定了,便站了起来,纷纷告辞离去,此次的商议的结果使得别人对这凤阑夜有了更新的认识,这女人不但琴艺高超,医术不凡,而且还聪明绝顶,世上这样的女子有几人啊,感叹过后,都离开了齐王府。

    雾翦脸上的伤被治好了,安王南宫昀这几日天天过来缠她,两个人倒和好如初了,所以雾翦回安王府去了,凤阑夜总算放下一颗心来。

    等到大家都走了,南宫烨望着凤阑夜,凤阑夜自动走过去坐到他的大腿上,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撒起娇来。

    “烨,我们家烨是最好的人了。”

    南宫烨脸上的神情似毫不为所动,这丫头打的什么主意他会不知道吗?瞧那漆黑的眼睛里升起狐狸一样狡诘的光芒。

    他不说话,凤阑夜又俯身叭叽一声亲了口:“烨是天下最帅最俊的男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呢?我凤阑夜是捡了宝了。”

    她又拍马屁,临了还拿眼睛斜睨着南宫烨,可惜这人愣是没有一点的表情,不行,她就不相信了,再接再厉,一定要完成使命。

    “烨的眼睛像宝石一样耀眼,眉毛像月牙一般优美,这鼻子真挺啊,这唇?”

    说到这俯身亲了一下,南宫烨的表情终于土崩瓦解了,再也忍不住的勾唇轻笑,点着凤阑夜的鼻子:“你啊,说吧,打什么主意?”

    凤阑夜开始对手指,自言自语:“我其实也不是想去哪里?就是不放心你,所以咱们一起去雪雁楼吧。”

    他就知道她打的是这主意,现在他是发现了,只要她想去什么地方,绝对是好听话说得比蜜甜,如果不想去什么地方,或者惹到她了,不要人命,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想到她怀孕的身子,怎么能去雪雁楼呢?那里人多嘴杂,最重要的是人来人往的,推推搡搡的,若是出了一点的事,怎么办?满脸的担忧,搂紧凤阑夜的腰:“阑儿,你还是呆在府里吧,我会把这件事做好的。”

    “人家想去,上次是谁说不管什么事都带我一起去的。”

    小丫头有点发飙的倾向,南宫烨好气又好笑,眼见着来软的不行,她便改变了策略,不过若是自已不同意她去,只怕她单独一个人去,到时候即不是更麻烦,最后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过别擅自行动,什么事都有我呢。”

    “行,这个行。”

    凤阑夜立刻笑着保证,两个人商议定了,天一黑便去雪雁楼,而现在南宫烨还要去军机营走一趟。

    凤阑夜眼看着南宫烨走了出去,不由唤住他:“烨,军机营的人,你还是多留意一下,换上自已的亲信,我想除了控制朝中的大臣,军机营一定是他们的第二个筹码,所以一个不慎,到时候必然惹起祸端。”

    “好,我知道,我这几日一直在清理这件事。”

    南宫烨说着走了出去,凤阑夜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去准备再休息一会儿,今天晚上行动,刚走出长廊,便看到两个侍卫领着一人匆匆的奔过过来,她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便有一人扑了过来,拉着她上下检查。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竟然是水儿,没想到她回来了,凤阑夜错愕过后,笑望着她:“水儿,你怎么回来了?”

    而且小丫头一看便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是昼夜不停的赶路才赶回来的。

    “姐姐,我一听说姚修反了,还攻打安绛城,我吓坏了,什么都不管了,便快马加鞭赶了回来,幸好什么事都没有。”

    原来水宁在临风国听到那欧阳逸说,天运皇朝出事了,楚王和姚修反回京了,领兵攻打起安绛城来了,水宁一听到这个消息,差不多都疯了,也懒得管欧阳逸的事了,便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

    凤阑夜听到水儿如此担心她,不由得开心,拉着她的手往屋子里走去,询问她在临风国的情况。

    “水儿在哪边还好吗?上次捎了信来说一直挺顺利的,是什么意思啊?”

    两个人坐在房间内的软榻上,叮当和万星也走了进来,看到水小姐回来,她们很高兴,奉了茶水,并没有退出去,也想听听水小姐在临风国的情况。

    “其实我到了临风国,那欧阳逸吓了一跳,知道我是他父皇找去让他纳妃的,很生气,暗下派了好多人整治我,我也吃了他不少的亏,不过后来他被我磨得没办法了,总算同意纳妃了,要纳临风国大学士的女儿为妃,就在这个月的十五号,不过因为听到姐姐出事了,所以我便赶回来了,此刻大概成亲了。”

    因为她赶到安绛城,正好过了十五号,所以她想着该成亲了,不过水儿说到最后有些不开心,凤阑夜伸出手拉着她:“水儿,怎么了?”

    水宁对于感情的事还有些懵懵然,听到凤阑夜问她,便按着自已的胸口:“姐姐,我好像生病了,你帮我看看吧。”

    她说着还伸出了手让凤阑夜给她号脉:“每次都闷闷的,不舒服,有点想哭。”

    凤阑夜一听立刻给她号起脉来,最后发现脉相好好的,根本就没什么病,望着她郁闷粉嫩的小脸,不由得有些了然,细声细气的询问:“水儿,是不是一想到欧阳逸要纳妃所以便有这感觉。”

    水宁立刻点了头,凤阑夜抿唇笑,可是不知道欧阳逸喜不喜欢水儿,所以便又有些担忧,伸出手紧握着水宁的手。

    “水儿,其实你这是喜欢上了欧阳逸。”

    “什么,我喜欢那个男人?不可能,姐姐,你说错了,我怎么会喜欢他。”

    水儿有些不能接受这种说法,她去临风国可是为整治那男人,顺便拿到那五万两的银票,怎么成她喜欢那个男人了,姐姐说错了,虽然姐姐很聪明,但这种事她怎么知道呢。

    水宁跳了起来,转身便往外走去,先前自已住的房间。

    “姐姐,我去盥洗一番睡一觉,马不停蹄的赶路,好累的。”

    说完飞快的跑了出去,凤阑夜是好气又好笑,吩咐叮当:“让叶伶和叶卿依旧侍候着水儿。”

    “是,王妃。”

    叮当退了出去,万星过来扶着凤阑夜进了里间,侍候她休息一会儿。

    凤阑夜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睁着眼睛望着头顶的纱帐,想到水儿竟然喜欢欧阳逸,她很高兴,可是还不知道欧阳逸的态度,她又很担心,若是欧阳逸不喜欢水儿,她不是害了水儿吗?所以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直反反复复的纠结着,迷迷糊糊中总算眯了一会儿。

    天蒙蒙黑的时候,齐王府内的人已用了晚膳收拾好了。

    南宫烨和凤阑夜两人易容了,后来水宁知道他们要去雪雁楼,也吵着要跟着,凤阑夜没办法只好又给她易了容,带着她一起去。

    马车上,两个人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倒把南宫烨给冷落了,这男人一脸的郁闷,外加有些头疼,本来一个就够让人提心的,这下子是两个凑到一起,不知道能不能拆了雪雁楼。

    今晚的事不可大意,看来他更要小心以对了。

    马车内,南宫烨被易容成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浓黑的眉,眼神深邃,不过肤色却黑黝,嘴边还有一个大黑痣,整个人看上去孔武有力,让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尤其是他的眼神如刀一般锐利。

    凤阑夜和水宁二人易容成两个小子的模样,本就是瘦弱的两个家伙,再加上此刻贼眉鼠眼,笑嘻嘻的神态,越发把那小子手下给演活了。

    水宁不知道今晚去雪雁楼干什么,一直问一直问,凤阑夜只简单的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并没有提到晋王的名字,不过水宁只要有得玩,早高兴了,她才懒得管谁是谁?而且天运皇朝的这些人,她也分不清。

    至于叮当万星和小渔等人全被留在王府里了,只有他们三个人和驾车的月瑾一起过来了。

    千渤辰和玉流辰暗中尾随着他们,一行人直奔雪雁楼。

    雪雁楼,灯火辉煌,人来人往,门前的老鸨迎来送往,笑得好不喜庆,这雪雁楼可是京城有名的青楼楚馆,大把大把的银子赚进来,怎能不开心呢?

    南宫烨领着凤阑夜和叮当二人一出现,那老鸨便领着人过来了,上下的一打量,便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货色,走过来小心的开口。

    “客官是生面孔,第一次来雪雁楼吗?”

    “是啊,老子是来做生意的,都说安绛城内遍地是黄金,结果老子来了却亏了,真够黑的,不过老子有的是钱,临走前,先来这雪雁楼见识见识再走。”

    南宫烨表演得很流氓,十成有九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