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13 有缘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西域,大峡谷。舒睍莼璩

    千丈的瀑布,在烈日曝晒下,雾气蒸腾。

    偶尔有大漠的苍鹰翱翔而过,使得空旷寂寥的峡谷,更加空旷,更加寂寥。

    “嗷呜——”

    苍鹰突然鸣啼,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危机,盘旋着折返而去。

    这时候,天『色』突然阴沉,大片大片紫『色』的密云聚拢,疯狂地绘制大片的紫『色』云图。没过多久的时间,整片天空都呈现出了深紫,像是在酝酿着什么,蓄势待发。

    轰轰轰轰轰……!

    峡谷的下方,紫『色』的雷电瀑布倒冲而上,仿佛要将天都捅破!

    远在梵音寺的僧侣们也看到了这一幕,紧急敲响了寺钟。[

    “方丈,紫雷!紫雷!这是不祥之兆啊,定是超越这个界面的顶级高手降临了。”

    “紫雷出现的方向,乃是万年前异族逃逸消失的地方,近日里连连出现怪事,会不会跟万年前的异族有关?”

    “有道理!离上一次的圣战,已经过去九千九百八十年,还有二十年的时间,就是我们与虚神界约定下一次圣战的时间。圣战将近,难保他们不会提前有所行动,我们得提高警惕才是。”

    “方丈,我们赶紧派人去看看。”

    “……”

    方丈大师眺望着远方,只字未言,目光逐渐深沉。

    还是那片瀑布,在经过了持续的紫雷冲刷后,一团小小的身影从疯狂的雷电中狼狈地跳了出来。

    “该死的九眼神君,总有一天,我会重回暮光城,捅烂你的菊花!”

    紫『色』的雷电慢慢消失了,瀑布下,若隐若现的,是一个女子玲珑隽秀的身影,身上不着一缕,凝脂般的肌肤,连云彩都羞涩地躲藏。她的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紫光,却不见任何的邪气,反而透着圣洁的光华。

    “方丈,我们到了!”

    “瀑布里有个人影!”

    红羽本打算调息调息,恢复下被九眼神君打散的部分功力,谁想这么快就有外人接近,她当即在空中画出一道符光:“鸿羽战衣!”

    霎时间,红『色』的光团炸开。

    瀑布的下方出现了断层,那里,『迷』蒙蒙的一片红『色』。

    当梵音寺的僧人们跟随方丈到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奇异的一幕:悬崖边,轻盈地落下一名女子,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羽衣,每一片羽『毛』都炽热如火焰,羽衣曳地,足足拖出一丈。[

    倘若她只是一尊矗立在崖边的女神雕像,那么人们一定会夸赞雕像师的妙手,巧夺天工;可倘若她是一个真正的人类,那么这样的装束,未免太过夸张隆重!

    “这帮秃驴真碍眼,差点就走光,让他们占了便宜!”红羽不打算与这些僧人正面冲突,也不打算让他们继续围观自己,她轻轻跃起,红『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远远地飘了出去。

    “女施主,请留步!”方丈大师突然开口。

    红羽感应到了音波功的威力,身形微顿:“不好,这秃驴的功力不浅!”

    自己刚刚施展了一次符录术,元气损耗极大,第二次施展还能否成功,她没有把握。怎么办?来者不善,她绝不能落入这帮秃驴的手中。

    她突然灵机一动,在众僧人的目光注视下,她穿在身上的红『色』羽衣慢慢滑落,『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背肌。

    身后倒吸气的声音连成了一片,众僧急急扭转头去回避,有些定力不够的僧人,鼻子里淌下了两串烫热的『液』体。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遁!”一道符光在红羽身前炸开,她纵身一跃,跳入了光缝,整个人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是符录术!”方丈大师回头,恰好看到这一幕,脸『色』微白,他心里明白,只有异族才会使用这种术法,他在梵音寺历代住持留下来的古籍中读到过关于这种术法的描述。那是一种超脱于这个界面的法术,符录术法有通过实体的、真正的符纸来施展威力的,也有靠念力绘制的形符录,后者需要有深厚的功力和经验才能成形,可想而知此人的实力。

    “异族的人果然出现了,阿弥陀佛!”方丈大师忧虑地拧眉,“通知寺里所有的僧侣,务必要找到这位女施主,将她带回梵音寺,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是,方丈!”其余的僧人们也纷纷『露』出了凝重。

    半天黄沙,边际。

    红羽仰头看着高挂空中的烈日,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她的双唇已经干枯得抿不出一滴水来。初来乍到,难道就要这样死在大漠里?

    “饮水符!饮水符!饮水符!”

    红羽连续比了几次画符的手势,却因为乏力,符录术再也法奏效。

    “该死的九眼神君!你诬陷我盗符,散我功力,这笔仇我一定要报!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走出这片沙漠,等我把伤养好,再找到传说中的有缘人,我一定会重新杀回暮光城,将你碎尸万段!”

    烈日越来越强烈,红羽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这时候,远远的,传来了驼铃的声音,隐隐约约的,她仿佛看到一个商队从沙丘的那一头遥遥走来。

    “救命……救命啊!”只可惜,她再也力支撑,瘫软地倒了下去,没多久,黄沙掩盖了她的躯体。

    她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手持后羿神弓,杀进了暮光城,她的箭慢慢瞄准了九眼神君……

    “你、去、死、吧!”

    “姑娘,你醒醒!姑娘……”有人在耳边叫喊。

    红羽睁开眼,一下子就清醒了。在她的眼前,站着一名女子,女子容貌清秀,落落大方,不像寻常人家出生。她长裙泻地,青丝如瀑,看着红羽的眼神带着探究。

    “姑娘,你醒了?是我和哥哥救了你呢。”

    “哦,多谢了。”红羽四下里查看了一圈,原来自己真的还活着,看来自己命不该绝。

    “姑娘,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昏倒在大漠里?我们发现你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

    “我……”红羽思索了下,以她目前的状况,短时间内很难恢复实力,她需要一个可以让她暂避的地方来好好养伤。

    “我家里是行商的,我跟着父亲经过沙漠时,遇到了一伙沙盗,父亲和他的随从们都被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北堂仙瑶闻言,眼睛一亮:“这么巧?我哥哥也是行商的,我们从西域送货回来,恰巧在半路遇见了你,就把你救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

    红羽笑而不语。

    “我叫北堂仙瑶,你可以叫我仙瑶,不知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北堂仙瑶微微一笑道。

    “红羽。”

    “红羽……那我以后就叫你红羽妹妹了。”北堂仙瑶开心道。

    红羽被自己的口水微微呛到,连她自己都算不清到底活了多少岁了,区区一个小丫头居然敢尊大?不过,算了,谁让自己长了一张永远青春不老的脸蛋呢?既然自己的功力没有恢复,她也只好借着这张脸装装嫩了。

    “我们现在在哪里?”红羽试着打听道。

    “哦,我们现在在边城,哥哥在城里还有点事情要办,等办完了事情,我们就回皇城。”

    “皇城?”但凡皇城,都是是非之地,不适宜静心修炼啊。

    北堂仙瑶看出了她的迟疑,忙说道:“大夫说你身上有内伤,他看不好,得找皇城的大夫给你看,要不然的话,你的伤势是很难痊愈的。”

    当然了,她是被九眼神君的第九只眼睛的威力所伤,又被他打了一掌,大部分功力都散了,现在只剩下不到一成的功力,岂是一般大夫能治好的?

    “对了,红羽,到底是谁打伤了你?我听哥哥说,你的内伤很罕见,打伤你的人实力一定在他之上,可是你居然活了下来。红羽,你的武功是不是很厉害?”

    红羽的目光轻闪了下,这丫头的哥哥看来不简单,她得堤防着点才行。

    “我也不清楚,其实那人的目标不是我,我是因为离得他的目标太近,

    间接受了他一掌,所以才会受伤。这一掌没能要了我的命,我已经非常庆幸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北堂仙瑶相信了她的话,不代表门外的人也相信了她的话。

    北堂骏静立在门外不远处,一直在暗中窃听着房间内的对话,肃冷的面庞上『露』出疑虑。真的是间接受了一掌?他不信!

    换做一般人,他通过脉搏或是人的呼吸,很快能确定对方的实力高低。可红羽……他一点也探不出来。

    这样的情况,要么她真的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要么她是绝顶高手,实力远在他之上!

    红羽的出现太过意外了,偏偏还选在如此敏感的时间。

    他此次以商人的身份来到西域,本身就是件隐秘的事,朝中人知晓,大家只知道他近来染上恶疾,需要静养。倘若有人知道他借养病的机会,悄悄来到了西域,那么以他亡国太子的身份,私自离开皇城,必然会遭受其他人的猜忌。这是犯了大忌,是死罪,他和他的家人都难逃一死。所以,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太子殿下,古将军他们来了。”有人悄悄走近了他,汇报道。

    北堂骏浓黑的眉『毛』深深一簇:“告诉你多少次了,我已经不是太子,你是嫌本太子的处境还不够危险吗?”

    “对、对不起!太……啊不,主子!”下属连忙改口。

    北堂骏深吸了一口气,仰头望天,目光逐渐深幽:“我北湘国人才济济,皇族子孙兴旺,当初选择了归降东陵也是大势所趋,奈之举。但是这不代表我们就甘心服输,总有一天,这天下还是我北堂家的!”

    “主子英明!我们北湘国的旧臣们子都愿意支持太子殿下,为太子殿下的大事肝脑涂地,主子何愁大事不成?”下属道,“主子,古将军他们都已经来了,要与主子您商议大事,莫让他们久等了。”

    北堂骏不再迟疑:“走!”

    北堂兄妹的商队没有很快离开边城,红羽趁着这段时间,静心地修养修炼,这期间经常有人在外偷窥,她都了然于胸。不过,她所修炼的功夫与傲天大陆和龙翔大陆的玄气都不同,她是靠吸纳天地元气来修炼晋升的,就算只是睡着、行走中,她也能自行修炼。只可惜这个界面的天地元气太过稀薄,倘若没有其他外物的辅助,她的修为很难复原。

    没有理会那些有意的窥探,这些日子,她都安分地呆在房间里,吃吃睡睡,好不悠哉。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明智之举让她顺利躲避开了梵音寺高僧们的全力搜寻,谁也不会想到,她就躲藏在这么一处偏僻的房间内。

    三日后,北堂仙瑶急匆匆地跑进了红羽的房间,脸颊扑红:“红羽,不好了!我哥哥他们去围捕妖兽,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刚刚看到哥哥放出了求救的信号,他一定是遇到危险了!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红羽慢慢睁开了眼睛:“妖兽?什么样的妖兽?”

    “听哥哥说,这批妖兽很厉害,它们可以幻化成任何的形状,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紫『色』的庞然大物。现在江湖上的人和朝廷的人都在围捕它们,谁要是捉到它们,就能得到重赏……”

    “紫『色』的,可以幻化成任何的形状?难道是……”红羽心下一动,想起她逃离焰宫时,曾经意间放走了九眼神君豢养的几只兽宠,后来它们不见了,莫非它们也从空间缝隙里逃了出来,来到了这个界面?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只要捉到它们,她就可以通过炼化它们来提升自己的元气,对付像北堂骏之流的高手,她根本不愁了。

    “你哥哥他们在哪里?你带我去,我有办法救他们。”

    北堂仙瑶眼睛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了下去:“不行的,我们的武功这么差,自身都难保,怎么帮哥哥他们?”

    “那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红羽道。

    北堂仙瑶想了想,摇摇头,不由地急哭了:“我们这次来西域是秘密行事,唯恐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哪里还有什么帮手?”

    红羽暗自摇了摇头,这丫头也太天真了,她对她的哥哥一点儿都不了解,这几日里,有多少人往来这个院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让她相信她哥哥没有帮手,那才怪了!

    “走吧,再犹豫可就真的

    迟了。”

    “可是……”北堂仙瑶没有信心,但现在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她不能坐视哥哥遇难而不管,“那好,那我们一起去救人!”

    断魂谷,陷入一场混战。

    有冒险的高手们围捕妖兽,也有高手们为了争夺妖兽相互激战,人兽在激战,人与人也在激战。

    云溪夫『妇』从北辰家族的寄居地离开后,一路打听妖兽的消息,临近断魂谷时,终于有了眉目。

    “林子里的高手越来越多,我们应该已经离断魂谷不远了。”避开了一批批的高手,云溪和乔装的龙千绝从隐蔽的树丛后走了出来,凝眸远眺前方的密林。

    “这批妖兽能够挣脱夜岛主设下的牢笼,轻松逃逸而去,可见它们的实力强大。眼下这么多的高手都想捉捕妖兽,我们也不着急,不如让我先在断魂谷的四周设下阵法,我们来个瓮中捉鳖,保管它们一只也逃不出去!”龙千绝说着,他没有注意到云溪看他的眼神在发生变化。

    “好,那你负责设阵,我和小月牙原地休息片刻。”云溪目送着龙千绝的背影走远,心中的怀疑更强烈了。

    他也会阵法?而去思维如此缜密……

    “小月牙,你觉得他像不像你爹爹?”云溪低头问女儿。

    小月牙睁着『迷』蒙的眼睛,摇了摇头:“爹爹不是和哥哥在一起吗?如果他是爹爹,那他为什么要把脸蒙起来?”

    云溪想了想,也对,自己的丈夫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乔装呢?岂不是多此一举?除非……云溪高挑了眉『毛』,『露』出恍然,除非千绝是怕她见了赫连大哥之后,去而不返,他是因为吃醋了,所以才乔装跟来!这么说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

    联想起这几日的相处,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更加坚信,他一定就是龙千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