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三章 彻夜难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原来他是被战船与溜得快震憾了,心有所惧!也生怕自己与夏侯子曦重归于好!所向披靡!暮倾云舒颜冷哼一声,朝夏侯决然道:“原来你说喜欢我都是假的。这才是真话!”

    “说破了就没意思了!你知道我真正的意图!”夏侯决然朝两个随后追来的人悄然使了个眼神,转身向黑暗里飞袭隐去。

    柳二蛋正欲追去,却被暮倾云制止了,论轻功,她足以紧缠着夏侯决然,论武功,也足可以摆平那两个护卫,可眼下只有让孩子随了夏侯决然而去,他心安了,在未来的战事中他才不会出兵相帮夏侯一落,也算对他承诺的保障吧!

    “妹妹!他……”

    她苦苦一笑,打掉了牙与血往肚里咽,淡淡地道:“他没有恶意!”

    应她的话落,远远的,就传来两声豪迈的大笑,尔后便是,“说得不错!本王没有子嗣。会待南疆如亲生儿子!我们在鲜花郡等你回来!”

    她冲着前方的漆黑大喊,“我做完事定会到来!”

    。。。

    沉默会儿,青碧就问暮倾云,“主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本打算回琼山找柳二蛋两人,找到后再不管世事,就在琼山隐居,可现在孩子又被人劫了,那念头也只得打消,她负手望着天空,冰冷地眨了一下眼睑,“回京城!”

    柳二蛋眉头一拧,“这太危险了!听说,皇上已经从关岭郡撤了。”

    暮倾云斜睨了眼柳二蛋,“柳一亭也随着走了吧!”

    柳二蛋垂首,嗫嚅着嘴唇说道:“我……我不想走的。只是……只是猛然从风中嗅到了我姐的气息。我……我腿肚子打颤,又见你生死不明、又怕孩子遭遇不测,才……才溜走的。那气息,那气息是我姐常年驻颜所发出。我不用细闻,就能肯定。”

    其实。话虽冷了些,但暮倾云还是很理解柳二蛋纠结的心情,见他如此惭愧内疚,也就小声地解释道:“哥!我没怪你!”

    青碧蓦然向地去跪去。垂泪道:“主子!都是奴出的主意。但奴真的很害怕宫主!”

    “我懂!”暮倾云扫了眼两个满是愧色的人,又仰头望向天空,“可青碧!你可别以为柳一亭在王府投簪子给你是在救你。她是故意让你跑脱,而把图纸的罪名坐实给你。”

    青碧小泣一声,抚着泪道:“奴这两日想通了!”

    柳二蛋一撂袍裾,也跪于青碧旁边,“妹妹!说实话。在这那一刻突然见到我姐,我害怕得紧!不怪青碧!”

    “都起来!”暮倾云双手向两人扶去,唇角猝然微微一勾,和颜悦色地道:“我说过。我要给你们赐一个轰轰烈烈的大婚。可如今这现状,那轰轰烈烈好似不允许了。就给你们俩做个证婚人。不知合不合你们的心意。”

    柳二蛋与青碧久久地互视着,尔后朝她拱手道:“谢王妃大恩!”

    她脸色一变,没想到柳二蛋也会称她为王妃,不由得嗔怪地道:“哥!你生份了。还有。以后别唤我王妃。我已经与王爷一刀两断。”

    “一刀两断?”两人又是互视一眼,可这次是惊讶得嘴得张大。

    暮倾云无奈,只得把头两天发生的事又说了一遍,末了,亦是泪水盈眶,咳嗽不止。

    青碧轻轻地给她拍着后背,道:“主子!这算什么一刀两断。那是为了解南疆之困、迫不得已!”

    暮倾云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却委屈地撇了撇小嘴,眼泪这会儿扑簌簌滑落,“可我真的很恨他!”

    “就让时间来淡忘一切吧!”不知为何,柳二蛋的话突然变得文绉绉起来,一改那粗野的风格,可细思起来。定是一路行来受了他们的感染。

    一切也就随缘吧!但眼下,暮倾云不得不前去京城,可顾忌到柳二蛋与青碧都不愿见到柳一亭,遗憾的同时也就道:“哥!你带青碧回琼山吧!”

    柳二蛋眉头一皱,“琼山不能回了。雪鹰众所周知只有琼山所有。既然雪鹰随你出现过,恐不止王爷知道你隐身何处,就连皇上也知道你在何地了。”

    暮倾云一凛,伤心之下全然没想到这事,“可那里还有两个下人!对了,莫无言曾说过,他派了李小豆前去琼山取雪莲花。那话好似在香澜苑门前所说。既然太妃是假的,也不知李小豆有没有事。”

    雪莲花关乎暮倾云脸上的疤痕,何其的重要,也是柳二蛋特意而种,可柳二蛋思索会儿,却坚定地道:“那时关岭郡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