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9章 一切都在酝酿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遁光迅速,天易夹带着斯蒂芬、木村,几乎瞬息间飞掠到了峨眉山上空,透过云层,依稀可以看到前山的众多寺庙,凝神于耳,还可以听到下方的颂经、钟罄之声。www.Pinwenba.com斯蒂芬运足了目力看了下去,双眼赫然笼罩在了一层蓝色的光芒中,他又大惊小怪的叫嚷起来:“老板,这些寺庙怎么都被一层金光笼罩着?上帝啊,难道他们都是用黄金制造的房子么?”

    天易诡笑起来:“是啊,斯蒂芬,他们的普通的砖瓦都是用黄金制造的哦,有机会你可以去偷几块嘛,不过要小心,不要被别人一拳打死了……这里的和尚,可是非常不好惹的哦。”

    木村皱眉问:“老板,这些和尚他们……”

    天易的遁光投向了峨嵋后山,大声叫嚷着:“这里很有几个厉害的人物,我想布拉德他们在他们手中不堪一击吧,可千万不要触怒了他们。别看他们平日慈眉善目,一旦发火,那可真是金刚怒火,可以把你们骨头都给敲碎了。”

    斯蒂芬正要发表高见,下方的一个荒草坡上,突然射出了一团银光,随后伴随着刺耳的破空声,那团银光崩裂成了万千拳头大小的银色光球,彷佛无数流星般的射向了天易。

    斯蒂芬狂叫:“老板,你不会走错地方了吧?怎么刚见面就有人动手啊……”吼叫声中,他的那些小刀片全部飞射了出去,对着那些光球就刺。而木村已经是默不作声的手一挥,两道乌光喷射出亿万银星,蛮横的对着初始的银光出现的地点劈了下去。

    ‘噼啪’一阵脆响,斯蒂芬的刀片全部被震成了粉碎,而光球则丝毫未动。木村的两柄灭魔匕发出了‘嗡’的一声巨响,两条乌光在空中突然凝滞不动,而且似乎有一股巨力正在把它们向下方拉去,渐渐的就要脱离木村神念的控制了。木村那个惊惶啊,额头的汗水马上就下来了。

    天易嘿笑了一声,浑身银霞闪动,万千银线凭空出现,彷佛流星雨一般冲向了那些光球,银线、光球互相碰撞,静静的湮灭了……木村的灭魔匕上受到的压力突然一轻,他连忙把它们收了回来,再不敢放出去了。山坡上,一道霞光微微一闪,露出了无数的巨树、奇石以及一个高大的牌坊,天易遁光一敛,带着两人疾冲了进去。他们刚刚射入牌坊,后方即刻传来了一声细微的雷鸣,阵法重新发动,一切真实又被掩盖了起来。

    一个高而瘦,形容苍老,长须垂至小腹,却无比精神,两颗眼球发出湛湛神光的老道,身边带着两个小道童站在牌坊下的青石大道上,背着手呵呵大笑:“天易啊,好久不见了,你,可长进了,要是以前,刚才那一招,你可要被老道士给打下来的。”

    斯蒂芬刚刚站稳了身体,正准备破口骂人呢,却看到天易已经跑过去,一头磕在了地上。斯蒂芬明智的把已经出口的脏话收了回来,谁知道牙齿却莫名其妙的咬住了舌头,那个疼痛啊。

    天易‘砰砰砰砰’的也不知道多少个响头,嘴里低呼:“师傅,您老人家出关了?”

    无为老道一手拉起了天易,笑着说:“什么出关啊,好容易参悟透了‘元婴’中界的所有道法,掌门师兄又帮我凝练元婴,很是提升了一下修为,短期内是无法再提高什么了,干脆就出来透透气嘛……唉,你那天雷子师叔啊,这次可是乐子大了,不过,他活该,别管他……来来来,陪老道士聊聊,唔,后面是你的朋友?”

    天易手一挥,木村和斯蒂芬体内星力巨震,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过去,随后真元流转间,自己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斯蒂芬心里吓得乱叫:“上帝保佑,我遇到鬼了,我怎么自己不能动了?”

    木村却是大惊想到:“老板的功夫什么时候提升到这种程度?他居然可以直接遥控我们体内的力量,天啊,也太恐怖了一些吧?”

    天易回身低喝了一句:“都给我放老实点,不许多出声,哼。”

    然后,天易这才回答无为老道:“师傅,这是我的两个下属,他们听不懂我们的话,所以……”

    无为老道好笑的拍拍天易:“所以,所以*着别人给老道士磕头?呵呵,这可不好,唔,受了礼,也得给小朋友些什么。”他伸手在袖子里面掏摸了半天,好容易掏出了两块青铜令牌,随手仍给了斯蒂芬和木村。

    令牌入手,一股浩浩然彷佛长江浪水一般的力量就透体而入,斯蒂芬和木村狂喜,这次是心甘情愿的对着无为老道磕了下去。无为老道眨巴眨巴嘴,摇摇头说:“唉,老道士太穷了,也送不出什么值钱的玩意,两片从地里挖出来的臭铁皮,你们慢慢玩啊。”

    一道温和的声音从远远的地方传来:“师弟,为何还不带人进来?”

    无为老道一摸额头,失声到:“哎哟,我倒是忘记这个事情了,快走,师兄在等我们呢。”大袖一展,一道银霞笼罩了主人,顺着弯曲的青石板路飞向了‘天心宗’大殿所在。

    却说天易发出银线击破了无为老道的银球的时候,飞龙老道正好带着两个同门师易远远的看到了。眼见天易的功力变得如此不可琢磨,飞龙老道是脸色铁青,拨转剑光就走。他的两个师弟连忙追了上去:“师兄,我们不是去给天心宗送信么?”

    飞龙老道没好气的说:“送什么?回去告诉师傅,就说信送到了就是……天玑子那个老杂毛号称天机术天下无双,他应该已经推算出什么东西了,哪里需要我们道德宗去送信?”

    他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封杏黄贴子,张口喷出一道三味真火,毁掉了信函,气乎乎的说:“回山,就说信送到了,师傅他们正好需要人手布置大阵呢,可别去晚了。”

    两个师弟唯他马首是瞻,闻言点点头,加快剑光,朝‘道德宗’的山门那边去远了。

    ‘天心宗’大殿内,天玑子冷笑:“好一个不知好歹的小道士,哼,天命注定,你又能如何呢?”

    天风子询问到:“师兄,您说什么?”

    天玑子摇摇头,淡笑不语,手一指到:“看,天闲师弟来了。”语落,一道银光一闪,无为老道带着天易他们到了大殿,两个小道童恭敬的给天玑子磕了个头,快步的走出了大殿,合上了殿门。

    天玑子等一众‘天心宗’长老对着天易微笑,天易也不多说,行上几步,恭敬的跪倒在了地上。木村眼看老板跪下了,耸耸肩膀,跟着跪下去了。斯蒂芬今天已经是火气盈胸,刚才还被老板*着跪下去了呢,现在又要我跪下?他们的我对着上帝的神像都不跪倒的呢。可是斯蒂芬眼睛一抬,恰好看到了天玑子那散发出无穷的威严,却又带着无尽的慈祥的双目,他的腿一软,‘扑通’一声也跪倒了。

    天玑子低声说到:“天易,倒是苦了你……不过,上天自有命数,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你命中必有的事情,倒也不用太过于介怀,明白么?”

    天易连忙伏地,恭声到:“弟子明白……天心仁慈,对弟子已经是无比宽宏了。”天易心里琢磨着:“可不是么,还能到达我这种程度的?”

    天玑子淡笑:“不说这些,不说这些……师伯我倒也推算出了一些端倪,可是还是不知详细,还是由你说个清楚吧……哦,天易啊,起身吧,两个小朋友,也起来吧。”

    天易闻言,站了起来,然后随手拉起了木村两人,让两人退后了几步。

    天易恭声回到说:“弟子在‘青羊宫’,发现西方教廷的两个高级执事,大概相当于我等修士百五十年修为的水准,他们正在用他们的‘圣力’探测‘青羊宫’,随后做下了纪录。弟子抓住了他们,*问出了西方教廷正准备大举东征,目标就是彻底的铲除我等佛、道二教的修士,让他们的教义覆盖中土。”

    天玑子吸了一口气,起身走了几步,低声到:“上次那人,就是他们的首领么?唔,他们的首脑怎么称呼?他的力量,倒是有些古怪。”

    天易恭声回答:“教廷首脑,号称主宰者,他们都是从红衣大主教中甄选出来,随后被某种仪式祝福后,拥有莫大的力量。师伯觉得他的实力如何呢?”

    天玑子点点头说:“除了他以外,教廷其他诸人,不堪我一击……如我使出‘元婴裂天阵’,他们所谓的主宰者之下,来多少人也都是白费啊。可是他们的那位主宰者,他的实力我也猜不透呢。”

    天易低声说:“教廷这次还找出了很多也有几百年修为的苦修士,他们的力量,也许没有主宰者强大,但是,我想也相差不远,这,也是一个麻烦。”

    天玑子点头:“唔,这么说来,他们的实力,就和我们中土修士百宗的实力差不多呢,可是他们是一个门派,倾力前来,而我们百个宗门,决不可能倾力一心和他们对抗,如果被他们各个击破,倒是个麻烦……唔,我们需要尽快的联系其他的门派才好。”

    天易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可是他马上感到在师门长辈面前,不该如此,于是乎连忙露出和蔼的笑容说:“师伯,主宰者的力量虽然强大,可是他也有绝对的弱点呢,如果我们能针对他们的弱点出击,不需要多少时间,教廷的大军,就会被瓦解一大半呢。”

    天玑子眉头一展,笑着说:“哦?说来听听。”

    天易鞠躬到:“恕弟子冒犯。”天易脑海中快速的回忆了一下天玑子在‘幻心窟’内教他的‘天心宗’秘诀,然后突然手指一指,一道‘灭神指’指力带着淡淡的香气极快、却又无比温柔的绕向了天玑子。

    天玑子呵呵一笑,也是快捷绝伦的一个旋身,反手一掌,一蓬银光轻松的击碎了天易的指力。无为老道在旁边皱起了眉头:“天易,这是为何?嗯?”天玑子连忙摆摆手,示意无妨。

    天易鞠躬,然后解释说:“我等中土修士,自幼锻炼己身,身与意合,自身的修为坚厚无比,如有外力突然袭击,也有足够的力量防御。而西方教廷人士,他们的力量,并不是来自于自己的修练,而是来自于他们信仰的神灵,又或者来自他们继承的圣器,他们本身,就是一个普通人。”

    天风子已经嗤然出声:“下下之道,不值一提。”

    天易微笑:“师叔所言极是,他们虽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极其强大的力量,可是他们必须依靠咒语、祈祷来发动这股力量,在没有发动之前,他们就是普通人哩……弟子告罪,弟子曾经雇佣杀手,用狙击枪远距离狙杀一个等同于他们主宰者骑士的家伙,三发子弹,几乎就杀了他。”

    天玑子苦笑着摇头,问到:“主宰者骑士,在他们之中地位如何?”

    天易说到:“地位超然,拥有非常强大的力量,尤其如果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祈祷,他们发出的攻击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可是他们自身,并没有什么力量。弟子所刺杀那人,如果不是一阳师弟等在场,发了慈悲之心,早就被弟子干掉了。”

    无为老道咳嗽了几声,大眼一眨一眨的狠狠的瞪了天易一眼。天易微笑,看着天玑子,装糊涂就好像没看到无为老道一般。

    天玑子大笑起来:“如是,如果遁甲宗、五行宗各位道友施行暗杀之术,则他们……”

    天易冷声到:“如是诸位前辈亲自出手暗杀,则教廷并无反击之力。韩国国的武者,以他们微末修为,都可以杀死教廷的高级执事,又何况两宗的高手呢?”

    天玑子点点头,沉思了一阵,笑着说:“如是则妙,妙也,纵他万千大军,如有如此弱点,岂不是轻易之极就被我等玩弄于手掌?唔,天易啊,师伯已有定计,唔,你的来意,师伯已经知道,呆下你就和师伯去‘幻心窟’,两个小朋友也过来吧。嗯,还有,临走,给鬼王前辈送一封书信,可好?”

    天易躬身:“弟子乐于效劳。”天易已经下定了决心:“妈的,我才不管你教廷的人是好是坏,总之,你们敢对中土修士下手,就是欺负到了我的头上,哼,看我不折腾你个天翻地覆才怪,梵蒂冈,你了不起么?黑暗议团那边,哼哼……”

    天玑子似乎看出了什么,心念一动,天机术又使将出来,却发现天易最近最多有惊无险,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天玑子淡笑,拉着天易到:“走,走,走,去‘幻心窟’,我想你是想给这个小朋友拿点东西是不是啊?那些法宝留在‘天心宗’也没有什么用处,师伯正愁呢……各位师弟,速速修书给各位道友,提醒他们注意,并且请遁甲、五行二宗宗主来此。”

    无为老道他们领命,每个人都拉着天易好好的叮嘱了一番,这才去了。尤其无为老道,足足罗嗦了十分钟,差点就连天易饭后要喝什么茶都给交代了,才被天玑子给赶了出去。

    一行人顺着小道朝‘幻心窟’而去。

    经过‘天心宗’禁地之时,斯蒂芬大惊小怪的叫起来,一个飞身跳了过去,大叫:“老板,老板,这是什么东西?我靠,怎么这么奇怪的地方?上帝啊,这是怎么弄出来的?”

    天易走过去,看看这个奇怪的大坑,无奈的摇摇头说:“谁知道呢?不过,你可要小心,万一摔了下去,下面有两千年前很多高手合力布下的伏魔阵式,小心你到时候一块完整的肉都找不到。”

    斯蒂芬脸色一白,匆忙退后了十几步,死死的贴住了木村,不敢再看那大坑一眼。

    天易的心脏突然猛的抽搐了几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山风吹过,一阵凉意拂身,却彷佛什么也没感觉到,天易摇摇头,跟着天玑子朝‘幻星窟’而去。路上,天易低声用英语吩咐到:“你们两个不用客气了,那些宝贝是‘天心宗’没有用处了的,我不好意思多取,你们不同,凡是看到我们几个人可能用到的,就全部拿了就是,明白么?”

    斯蒂芬眼睛一亮,连忙点头答应了。木村也是兴奋不已,自己的两柄灭魔匕的威力是早就试过了的,如果还能找到几件配合的宝物,自己的实力岂不是很快就可以追赶到主宰者骑士的地步么?

    天玑子站在‘幻心窟’门口,双手背在后面,微笑不语。天易点头,达到了‘元婴’中界的星力透体而出,庞然的星力彷佛一根纯银打造的柱子一般带着轰鸣声透入了‘幻星窟’的大门,随后,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天易尴尬的笑着:“弟子初得此力,倒是不能运用圆熟,烟火气太重,让师伯见笑了。”天易倒也不问天玑子为什么明白他的境界,反正‘天心宗’诸人之间都有感应,不过就是感应清晰与否的差距,如果天玑子乐意,他可以明确的把握每个门人的进境的。

    天玑子笑着:“无妨,无妨,如能突破中界,则举手投足,自然圆通,也就没有这般声势了……咄,回去。”天玑子那个恼怒啊,破天荒抬起一脚,把带着一溜银光朝着大门冲来的天雷子踢了回去,然后拉着天易冲进了大门,斯蒂芬他们也连忙跟了进去。天玑子手一挥,大门合上了。

    天雷子尴尬的趴在地上笑着:“师兄,您好啊,我知道您回来了,嘿嘿,这不是来迎接你么?哇,天易,你小子回来了?来来来,让师叔好好的看看你。”

    天雷子一手搂住了天易,趴在他耳边低声问:“你知道大门的开启手段么?”

    天玑子已经抓住了天雷子的后领,咬着牙齿喝到:“天雷子,如果你再不静心面壁,我就代替师傅执行家法了。”

    天雷子浑身一抖,怪叫一声,一溜银光冲进了‘幻星窟’深处去了。

    天玑子嘴唇发抖,无奈的看着天易:“唉,你师叔他,就不能学着好好做人么?倒是让小辈笑话……唉,师尊他一世英明,怎么收了师弟这么个……罪过,罪过,无上道尊,弟子无心之语,唉……来,来,来。”

    天玑子带路,一路拐了几个弯儿,到了‘天心宗’收藏历代飞升先辈留下宝物的地方。

    天玑子捻须淡笑:“天易啊,你们就好好的拣选吧。”

    天易诡笑,微微的摆了一下脑袋。斯蒂芬欢呼一声,一道蓝色的波纹发出,自己已经悬浮了起来,也不管好坏,凡是眼睛所见的就飞快的伸手去抓,不一会,他身上已经套满了大大小小、五彩缤纷的法宝。

    天易尴尬的笑着:“师伯,这……弟子的这位下属有点……他的出身……哈哈,贪心太重了。”

    天玑子无所谓的微笑着:“唔,性情中人,能够袒露自己的真性情,倒也不错,呵呵,很有趣的小朋友啊。”

    木村则是很干脆的顺着墙角一路走过去,随手把路过的所有法宝都抓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不一会,他的牛仔服的七八个大口袋全部被小型法宝塞满,而脖子、手腕上也套了无数体积较大的宝物。

    天易心里也有点慌了:“他妈的,叫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