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2章 200 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然他这次读脉,读得也忒久了一些,眼中神色变幻莫测,且一遍遍地重复,就像是个生怕出了什么差错的孩子。凤以寻还不太清醒,瞅了瞅自家夫君一眼,惺忪道:“善逝,你是不是医术退步了?我就叫你晚上别太操累吧,你以为我是在害你么……”然后又絮絮叨叨地碎碎念,“术业有专攻,你花多了时间去钻研房中术,自然医术上就会有所退步,以后……”

    “以后我不欺负你就是了。”善逝松了手,突然地笑了起来,冷淡的他一笑,熹微的晨光盈进了屋中,为他的银发淬了一层淡淡的光亮,直让凤以寻看得筷子叮咚一下掉在地上,然后心跳噗通噗通的,她觉得鼻子有些热……

    果然,过了这么多年,她对善逝还是一点招架力都没有啊……

    善逝温润的手指及时捏住了凤以寻的鼻子,另一手扶着她的头往后仰,还趁机丢了一粒裹着糖衣的药丸子进她口中,挑着眉梢道:“又有些上火?”

    凤以寻直点头,笑痴痴地望着他:“是有些上火,有些上火……”

    用罢早膳以后,凤以寻躺在长椅上眯着眼,很快便又觉睡意上涌。正当她迷迷糊糊的时候,善逝冷不防出现在她身旁,广袖长袍身量修长得很,手里正端着一碗药。那药香钻进了凤以寻的鼻子里,让她皱起了眉头,冷不防打了一个喷嚏。

    张眼的时候看见善逝,仍是精神恹恹的,她往善逝身上蹭了蹭,伸手去抱他的腰,喃喃道:“你刚从药殿回来啊,身上这么大股药味儿……”

    善逝温润的手指抚了抚凤以寻的脸,矮身坐下,将一碗药送到她嘴边,道:“来,把这个喝了。”

    那药入口虽不苦,但有一股子怪味,凤以寻咕噜噜地咬紧牙关,就是不喝。

    善逝眼梢抬了抬,也不逼迫她,便把碗收了回来,自个喝。凤以寻酸牙道:“你得病啦,有事没事喝什么药?你自己喝也就是了,干嘛让我喝……喂……唔……”

    哪想趁着她说话的空当,善逝捏住了她的下巴便凑上来,舌撬开了她的牙关,把那药汁一点点渡到她口中,一滴也不洒。

    凤以寻又羞又恼,扒住善逝的头便在他唇上狠咬一口,霎时就咬破了他的唇角。两相喘息着松开时,凤以寻看见他唇角上的那小破伤口,给他整个人添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她这才满意了些。

    善逝拭了拭自己的唇,看见点点血迹,却声音放柔道:“你咬也咬了,就不许生气。”

    凤以寻问:“你给我喝的什么?”

    善逝:“安胎的。”

    “安胎……”凤以寻缓慢地回味过来,愣愣地看着善逝,“你再说一遍?”

    善逝捞过她,把她收紧在怀,下巴蹭着她的发顶,半低着的眼漾开柔和的笑意,道:“我们有孩子了。”

    凤以寻整个就是傻的,靠着善逝,忍不住拿手去摸自己的肚皮,然后就傻傻地笑了。整整一天,她都笑得合不拢嘴。

    后来养胎的日子,善逝对她是百依百顺,每天亲手熬煮吃的喝的哄着她吃喝。她很是飘飘然,觉得自己过的日子真真是比神仙还快活。

    想当初凤以寻母亲怀上她的时候用了千八百年,天后娘娘怀二殿下的时候亦是如此。然凤以寻此次却有些不一样,她肚子长得很快,没多久就挺起来了。

    这件喜事本来跟向玉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可继而凤以寻就忧伤地发现,她对毛过敏。这一旦过敏了,善逝又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物,想来大白在琉璃境还能有立足之地么?

    尽管大白已经极力不让自己掉毛了。可它还是免不了要被送出琉璃境的厄运。

    这个时候,向玉就自告奋勇地来接大白。凤以寻觉得向玉这个人她还喜欢得紧,且大白跟她一起也闹腾,于是就勉强同意了。

    向玉的劫,发生在百年之后,且来得毫无征兆。

    那日竹林里,向玉正趴在大白身上睡觉。她正在做一个漫长的梦,那个梦漫长得让她回顾了自己的前尘往事。

    莫看大白平时又笨又蠢,一遇到关键事便十分的警觉。竹林里的风丝丝阴冷,连空气都在颤抖。大白忽地睁开了虎眼,动了动鼻子嗅着四周气息。紧接着它咆哮了一声,立刻窜起来,把向玉攘醒。

    云烬闻讯赶出来的时候,颜色大骇。只见青蓝色的火焰,一团一团地倾泻而来!

    向玉清醒了反应过来,临危不乱当即翻身从大白的身上跳下,并用力一推,把大白推出了竹林外。

    “小离儿?!”

    一瞬间,天地黯然。青蓝色的火焰落下,眨眼便把整片竹林焚烧殆尽。

    云烬见过不少升仙的人历劫,基本上像向玉那点儿修为的,历劫的天火不会是这样,更不会有这样大的威力。

    明明是火焰,可是空气中的气息却是阴寒的。

    那是冥火!

    来自黑暗一边的冥火!

    一片竹林化作黑色的灰烬,云烬与大白腾上祥云,抬手在大白身上捏下结界以免它被冥火灼伤。可大白根本不惧怕这样的场面,仰头咆哮的声音一声赛过一声。

    再看看下方地面,向玉被这一遭击下来,青碧色的衣衫残破,娇小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坚持着不倒下。云烬岂能看到她受伤,立马又飞出结界朝她的方向俯冲而去。

    他怎会不知道这是向玉的历劫。他虽不能代替她历劫,但他无论如何也会陪着她。

    只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云烬突然被一道坚固的屏障给拦下。他冲撞了好几次都没能冲过去。

    向玉又是被冥火一击倒地。她侧着脏污的脸,看着冲撞的云烬,而后缓慢而坚定地站起来,抬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笑弯着眼眸道:“师父,这次,我自己来。”

    她何时,竟会这样的法术!

    最后,满天的冥火,如落雨一般纷纷朝向玉砸来。顷刻间,只见强光一现,似能将万物都烧成了灰烬。云烬这才得以看清,那些冥火居然都被一道坚固的屏障与外界隔开。

    忽然,似有一根弦崩断了。青碧色的烟雾四起,向玉长发飘飞。她的每一滴血,悬浮在空气中,就能变作一只有尖喙利眼的青雀。

    当年天后娘娘锁了她的千年煞气而没有化解,一来是那煞气难以化解二来她也想看看云烬喜欢上的女子会有怎样的造化。

    而今,一次历劫,把封印打破。使得千年煞气回归。

    那些以她的血而化成的青雀,竟然能吞噬从天而降的冥火。那一刻,向玉的眼眸,都已经蜕变成了青色,仿佛在不断地吸取冥火的力量。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