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章 197 因和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吗。况且这九重天安顺了万八千年,这里的神仙吃饱了撑得寂寞不八卦还能干啥。也恰恰是这守门的几个八卦大嘴巴,使得白襄喜欢青离的这件事不日便在九重天传得沸沸扬扬。

    这可是九重天有史以来明目张胆的第一对龙阳啊。

    后来司命星君写重口味话本正好以此做题材,兴奋得提笔的手都在颤抖。

    眼下白襄骂完了之后,拎着酒罐儿就欲往嘴巴里灌酒,凤以寻见状哪里还使得,赶紧把酒罐夺下让一位仙兵拿着,让仙兵背身过去,结果白襄满地找酒,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以后,就要哭了。

    凤以寻赶紧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嘛,你何必这般折磨你自己。况且,一罐酒而已,回头你跟我去东极,我那里的藏酒多的是,保证让你喝个痛快。”随后就拖拽着白襄往别处走,一边走一哄,“跟我来,我带你去喝酒。”还不忘回头对几位仙兵眨眼一笑,看得几位仙兵眼睛都直了像是被下了定身咒一般愣是回不过神来,听她嗓音清丽柔婉道,“那罐酒就送你们啦,可是本君亲手所酿,平素只有天帝天后喝,绝无仅有的。”

    但凡更八卦点儿的人都知道,当年羲和君上,也就是凤以寻的母亲,在酿酒这门技艺上是天上地下都无人能及的,她的这门好手艺还死死地勾住了青华帝君的心。如今凤以寻传承了她的母亲,自然是手艺也极好。

    待到凤以寻拎着白襄走远了以后,几个仙兵对着那罐儿酒就开始咽口水。

    到底喝不喝呢?

    现在他们正当值,喝了是犯纪律的。可是不喝又浪费了吗,反正眼下这边又不会有人来。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以后,几个仙兵决定一人喝一小口。一小口又不会醉。

    太子殿下在这边隐着身形,那酒香隔了老远都能飘到他的鼻子里。他低了地眼眸,唇角若有若无地勾起,窖藏了起码五百年的陈年果酒啊,亏凤以寻她还这样舍得。

    这此间情意,他暂且记在心中。

    果真,几人才将将沾了点酒味,没品出个什么味道来,立刻就觉得脑袋里晕晕乎乎,随即身体一倒不省人事。那撒在地上的酒渍,还泛着微微的光泽,想来是在里面还加了些什么东西。

    要想加药还不简单?白襄那块白豆腐就是出自药师祖门下的,想要个什么药不容易?等到明天,这几人便完全记不起今晚所发生的一切,更不会知道凤以寻和白襄曾在这里来过。

    这个办法委实要比硬闯要划算得多。

    诛仙台禁地无人再守,太子殿下步履清浅地走过去,轻车熟路地进入了诛仙台刑场禁地。

    这头,凤以寻拎着某嚷嚷的少年,拎得手都酸了少年还疯疯癫癫。凤以寻把他扔地上,叉腰道:“喂白襄,你莫装蒜啊,该醒醒了。”

    白襄哼哼着:“青离……混账……”

    这少年就是一个嘴硬又傲娇的家伙。莫看他隔三差五就要跟司命宫里的那位掌文仙君闹出什么别扭来,一日不见吧嘴上骂着心里却念着。

    这回,凤以寻找对了时机,正好在白襄闹别扭的气头上。白襄虽然是来跟凤以寻做戏的,可也禁不住暗自伤神啊,于是有一口没一口的酒就把自己给灌糊涂了。

    凤以寻思忖了一下,弯身再把少年拎起,道:“算了,好事成双,老子就好人做到底。既然你这么念着你的青离,我这就带你去见他。”

    于是当晚,凤以寻悄悄地摸进了司命宫,找到了掌文仙君的寝房,将某少年丢了进去。正好丢在了仙君的床上。

    当时少年醉醺醺的,满口胡言,无非是什么青离混账啊之类的。他这一去,无异于羊入虎口,自然要被教训得整整一晚都不得消停,第二天一天都下不来床。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太子殿下一入刑场,里有一个巨大的封印。封印呈八卦形状,散发正明亮的金光。而那八卦各角,守着一位执法天王。执法天王见他来,个个横眉冷竖,声音隔空传来:“尔敢擅闯仙界禁地好大的胆子,还不快速速离去!”

    怎知太子殿下非但不离开,反而素手执剑,凝目细细看头顶的那个巨大八卦阵,忽而捕捉到了那阵眼,飞身而起,手中长剑用力划去,将阵眼划破。顿时八卦阵散,进行了一半的封印突然停止,各角的执法天王均被那金光所反噬,纷纷落地,有的包不住的已经痛苦地呕出了一口血。

    而封印的余威,将诛仙台震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方才被压制的邪念,这时如潮水一样争先恐后地漫出。几位天王来不及发怒,见状连连变了颜色,爬起来便结印企图把诛仙台冒出来的青烟邪念给压制下去。

    只是越压制还越反弹。

    一位天王道:“等不及天帝下令了,现在即刻肃清诛仙台!”

    太子殿下这回没阻止,死死地盯着诛仙台一刻也不放松,他看见无数的魂烟执念被天王收进了法器内。过不了多久,它们便会被无声无息地消磨殆尽。

    终于,诛仙台底下深渊里的青碧色烟雾也缓缓被吸了出来,一出诛仙台便化作一群活泼的似重获自由的青雀。但即便如此,它还是抵挡不住天王手里法器的灵力,一点一点被吸进去。

    就在这时,太子殿下挥剑斩下,生生斩断了法器和那群青雀之间的灵力。一时间,天王惊怒不可言,而青雀则乱飞乱窜。

    太子殿下眯着凤目看着上空,露出了久违的舒缓的微笑,唇角浅浅地勾着,“小离儿……”

    “大胆!”两位天王立刻手执法器向太子殿下攻来。

    太子殿下正面回击,剑上积蓄了仙法挡了个满招,霎时沙尘四起衣袍翻飞如烈,那闪烁的光芒另满天星辰都刹那无色。

    随即太子殿下飞身后退。那青雀儿围绕着他亦是跟着后退,得到了缓和之后盘旋着落地,化作人形。

    衣裙已经破烂了,遮不住她雪白的肌肤,一头秀发如黑绸,双眼澄澈有神,容姿天成。好一个灵俏无双浑然似碧玉的女子!

    她扎头便扑进太子殿下的怀中,力道之大令太子殿下往后踉跄两步,身体轻微地颤抖。

    太子殿下连剑都握不稳了,叮咚一声丢在了地上,抬起双手想抱她,但是又舍不得抱。生怕他那一用力的抱,就把怀中女子给抱折了。

    “小离儿……”

    女子蹭着他的衣襟,声已带着哽咽:“我总算,是等到了这一天。”她可不就是向玉,在诛仙台下被关了上千年,不毁不灭。

    几位天王岂会不知,女子出来时满身煞气阴沉得很,那些被吸进法器里的邪念都不及她一个,且还能随随便便落地就化作人形。他们此次肃清诛仙台的目的,就是为了她,把她捉进法器里让她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日渐消逝。

    话语间,天王的矛头纷纷对准了向玉,语音儿甫一落地,尖锐的仙光袭来,向玉与太子殿下双双腾飞,如一对比翼双飞燕。太子殿下于空隙间脱下自己的外袍把向玉裹住,颤抖的手勒住了向玉纤细的腰肢。

    那实实在在的触感,顷刻把他空洞了这么多年的心填满,他觉得开心极了,手臂有力地把女子箍着。

    天王喝道:“尔等藐视天庭法纪触犯天条,还不束手就擒!”

    太子殿下凌空拾起剑,扬臂往诛仙台下狠狠一斩,顿时诛仙台被斩成了两半。向玉抬手,无数青雀自她手上生出飞起,那乌黑的一群仿佛能遮住星辰日月让天地无光,她发丝扬风而起,眯着眼睛,浑身煞气四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