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8章 196 一家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太子殿下在禁地门前站了一会儿,道:“我就进去看看,不会生事。”

    仙兵正义凛然:“天帝命令在此,吾等不敢有违,还请烬殿下见谅。”

    “让他进去。”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暗含威严,仙兵定睛看去,见是天后娘娘不知何时现身,正缓步走来。仙兵连忙见礼,天后娘娘道,“出了什么事,由本宫负责。”

    仙兵不敢再违背,只好开了门禁,让太子殿下进去。

    太子殿下进了刑场,刑场十分安静,连风声都没有。满地的黄沙也未有丁点的沙尘飘起。他每走一步,便在黄沙地面留下不深不浅的足迹。

    到了诛仙台边缘,下方隐约可见青烟漂浮,沉睡着没有被唤醒,但很快它们似发现了太子殿下的到来,纷纷翻滚了起来,隐约可听见凄厉非凡的咆哮。

    渐渐青烟越来越张狂,企图飞窜而出。可惜与地齐平的空中布了强劲的封印,它们怎么挣扎都出不来。

    太子殿下在边缘站了一会儿,忽然缓缓矮下身,身后天后娘娘跟了进来想出声阻止,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太子殿下便手臂撑着地面坐了下去,竟冒险地把自己的双腿垂在了诛仙台的外面。

    他主动把自己的腿伸进了封印里,顿时下面的青烟十分的嚣张,一股脑地冲他的双腿涌来,像是发现了新鲜的食物,恨不能把太子殿下整个人都拖拽下去。

    那锐气,在太子殿下的脚上划出了淡淡的伤痕,他无知无觉。然还不等青烟肆无忌惮起来,突然从下面直窜起一股森寒无比的烟雾,缠绕着太子殿下的双腿,把那些青烟纷纷挡在了外面。

    而那些青烟似乎又有些惧怕,停留在三尺之外,不敢贸然进攻也不甘心就这样沉寂下去。对峙了片刻,忽而一声比风还疾利的呼啸,似从耳边擦过,那些邪念青烟竟各自逃窜往深渊里沉去了。

    太子殿下瞠着凤目,怔怔地望着脚边温柔萦绕的烟雾,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再弯了弯身,伸出了手,修长的手指在烟雾中穿绕,像是最疼痛的抚摸。那烟雾蹭了蹭他的手心,化作一只小巧可爱的青雀,扑腾着翅膀好似很开心的模样。

    太子殿下收了手掌,刚想去捉住它的时候,怎料它又变回了一缕烟雾,让人捉摸不到。太子殿下有些慌,去捉了几次,都是徒劳。最终那烟雾慢慢远离了太子殿下的手,亦如其余的青烟邪念那般,缓缓沉【】沦。最终消失在了黑暗里,看不见半点儿踪迹。

    他独自一人,在这里坐了许久。

    天后娘娘终是不忍,道:“青华帝君也说了,这是她的机缘。不过时机未到而已。太子勿要太过担心,保重身体。”

    太子殿下轻声问:“什么时候才是时机?”

    “此乃天机。”

    太子殿下本就不信天命,更何况这个天机。如今他修为剩半,很多事情都不如从前。

    别栖宫终年冷清,虽处九重天,却几乎等于避世。一年到头,没人见过他出别栖宫参加过什么仙会仙宴的。

    匆匆千年,他都没能等来天后娘娘所说的这个时机。

    后来,东极出了大事。东极的青华大帝与羲和君上,双双顺应天命而羽化,东极神女凤以寻成为身份尊崇的女帝君。只是,女帝君年少,失去双亲,到底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没出多久,凤以寻悲痛欲绝便跳下了东极的崖底,以冰雪封印覆盖自己,从此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这一睡,睡了三百五十年。

    三百五十年里,仙界一切照旧。

    其间,太子殿下闯了一次锦云宫。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头一遭出别栖宫。锦云宫是他小时候与天帝天后一起居住的宫殿,记得天帝给这座宫殿命名的时候,取了天后娘娘名字里的一个“锦”,再取了他的名字里的一个“云”。

    仙界二皇子殿下,生得白白嫩嫩的一个团子,颇有太子殿下年轻时候的风范。只不过这位二殿下被深养在锦云宫内,天帝天后深怕他将来也养成了太子殿下如今的一副性子,当是万分的小心,不再实行放养政策,通常不让他出去接触什么不好的人见什么不好的世面。

    小孩子容易学坏。

    想当年,太子殿下年少时,就是跟当年的妖王弦衣鬼混太久了。妖王弦衣风华正茂也是一副风流不羁的性格,天后娘娘一直觉得太子殿下的人格就是在那时无形当中被影响的。但太子的本性又随他父亲,因而才这般执着不休。

    趁着天帝天后都不在锦云宫里,太子殿下轻车熟路地进来,恰好与自己年幼的弟弟碰个正着。二殿下此时正在园子里埋头苦写自己的功课呢。

    见太子殿下来,他仰起脑袋看了他半晌,这两兄弟真真是一个模子,只不过一个是扩大版一个是缩小版。随后二殿下便软软糯糯地笑了起来,道:“烬哥哥。”

    太子殿下淡淡点了下头,道:“在写功课?”

    二殿下皱起了小眉头,苦着脸道:“父尊说不写完不准玩,一会儿他回来会检查。真是……丧心病狂的父尊啊。”正好新近他学了一个成语叫丧心病狂,他觉得就是为他父尊量身打造的,没有什么词比这个更能形容他父尊的了。

    太子殿下难得停下来,指导了自己的幼弟两句:“做功课讲究的是心平气和,不能心浮气躁。你继续慢慢写。”

    后来太子殿下去了锦云宫里的一处偏殿。偏殿冰冷,地面用深邃的古铜色琉璃铺就,四根华表柱镇守的中间,赫然横着一把古琴。

    古琴虽已蒙尘,但却不是一般的琴。它乃中天大帝从上古流传至今的一把琴,只不过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弹不响不说,还极有可能被其反噬。

    此琴名为七音绝,它最大的作用,一旦琴音响便织成幻境,能够让人回到过去。回到过去,就能改变过去,但必须承受相应的代价。

    七音绝一直被存放在这锦云宫里,谁人敢擅动。况且有心觊觎,普天之下也没几人能弹响它。因而这七音绝的把守一直不很严密,只以四根华表柱里的神兽看守。

    太子殿下便是想取这七音绝。

    但是最后,他无一例外是失败了。神兽凶猛非凡,且不会看前来盗琴的人是不是仙界的太子殿下要不要给予礼遇,除了天帝之外它们不会相信任何人。因而太子殿下盗琴之心一旦被神兽所知,四个神兽纷纷自华表柱里出来,齐齐对付太子殿下一人。

    太子殿下双拳难敌四手,又加上修为折损,对付起来异常吃力。最终他被神兽锋利的爪一举抓破了胸膛,留下三道深深的血痕,他跪倒在地面上喘气不止。

    神兽见他还不离去,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再度齐齐攻过来。就在这时,太子殿下身前结起一道白光,把四个神兽阻挠。

    只见天帝不知何时回了来,此刻正站在太子殿下身后,单手撑起那强光,广袖盈风而动。四个神兽立马就安分了下来,磨磨爪子粗哼了两声,才转身飞回了华表柱里,成为了华表柱上雄浑一体的神兽刻纹。

    天帝冷冷淡淡道:“你要是有能耐取走七音绝孤不拦你,你要是一心来送死,孤也不会拦你。孤就只说这一次。”

    天帝走后良久,太子殿下是面无表情地站起身,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如今他身上已经有许多的伤痕,分不清究竟是哪一次留下的。不过这对他来说,影响不大。能让他深切感觉到痛的,就只有那么一个人、一件事情而已。

    诛仙台下,每一天都会发生一些变化。这不得不引起天帝的注意。

    当初青华大帝的那句“也不知是好是坏”,终于慢慢地应验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