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6章 194 倘若有遗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不要……”向玉慌乱地爬起来便逃,她也不知道她是在往什么地方逃,反正冥冥之中就是有这样一种吸引力为她指明了方向。

    冥界里的一切,都变得清晰无比。在向玉的眼里,却是另外一种视角。

    她似乎知道冥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每一个角落,匆匆回头之际瞟过忘川河岸的那株冥竹,只一眼便能知道上面有几片叶子。

    她跑去了轮回道。

    轮回道有六道,每一条都通往不同的转世族类,向玉想也不想就随便地爬上一条,欲往下跳。

    投胎为人也好,为畜也好,就是不留在这里,就是不能有那样的悲剧发生。

    “小离儿!”太子殿下飞速赶来时,只见向玉已经坐在了轮回道的入口,双腿垂进了轮回道里,被里面的锐气所伤,沁出了鲜红的血。那锐气如一把把锋利的小刀,不断在向玉的双腿上划出口子,她都无知无觉。

    向玉扭头看着太子殿下,扯了扯唇角给他一抹湿润的微笑,道:“烬师父,我早有我的选择了。”

    “你到底是在跟谁较劲,我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太子殿下失控地咆哮。

    向玉摇了摇头,“我不能啊。”

    “这是畜道!”太子殿下连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他生平没有这样有**份过。

    向玉深吸一口气,道:“做猪做狗,也不能留下来啊……烬师父,就此别过吧。”说罢,她回头,毫不犹豫地往里跳去。

    “官靖离!”

    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向玉一盖不清楚。她只感觉,眼前强烈的蓝光刺目得很,不断地往身上刮过,浑身上下都痛得麻木。她有些奇怪,这若是畜道,她身在轮回道里,却能够看见六道轮回当中无数鬼魂从上面跳下来时的光景,或痛苦或期待或开心或难过。

    忽然她努力睁大了眼睛,眼前有一幅光幕,蓝光割裂了她的眼角她也舍不得闭上眼睛。只见光幕上浮现出来的,赫然是冥界的光景,只不过不是现在的冥界,是之前的冥界。她看见了太子殿下来冥界,与东极神女动手,看见自己亲自落入轮回道投胎为人。她还看道……太子殿下只身再来冥界,如她今时今日这般纵身跳进了轮回道……

    他浑身是血地落入了凡间,被一个乡野丫头所救。

    那个乡野丫头,叫姜小离,是她的前世。

    向玉又哭又笑,心中想的念的全然是那为她不知做了多少的青年,最后在轮回道里,放声大哭了起来。

    “烬殿下万万不可!”青年义无反顾地跟着跳了下去。

    那哭声,在轮回道的光壁里,发出强烈的回音,如鬼哭狼嚎。冥界阎王见状,大惊失色,纷纷施法稳住轮回道。

    依稀间,向自己身上割来的蓝光蓦地变得柔和了起来。身后温暖的气息靠近,从后温柔地抱住了向玉。

    向玉忘记了自己要哭,愣愣地。

    太子殿下出现在她身后,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柔柔道:“小离儿,不哭了。”

    向玉转头,心心念念的人便这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哑声问:“你也跳下来了?”

    青年摇头笑着,道:“没有,这只是你的幻境。”

    是了,若是真实的,眼下她的烬师父那样生气,怎么可能会这般温柔浅笑,怎会不给她一顿臭骂。

    原来竟是她产生了幻觉。

    既然是幻觉,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她扭身回抱着太子殿下,哭得撕心裂肺,“烬师父……我怕……”

    太子殿下拍着她的后背,哄着道:“不怕,不怕,我不是在这里吗。”顿了顿,他面色有些孤寂,又道,“既然害怕,小离儿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地离开我?”

    “不是我愿意的……”向玉在他怀中猛摇头,双手尽是血污,搂着太子殿下的脖子,“可是我不得不那样做……烬师父你一定是不知道,我能看得见未来……我看见了你遭受天刑,我看见了你万劫不复……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我愿意永生永世只做孤魂野鬼,可是我不能看着烬师父受刑!只要我忘了就好,只要我只当一个凡人,不企图跟烬师父生生世世在一起,只要我们两清了……烬师父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太子殿下手扶着向玉的后脑,眼眶微红。他突然凉凉地笑了,带着两分释然和欣慰,“我就知道,离开我不是小离儿真心的。”他捏住女子的下巴,重重地吻过,眼眸流光闪烁含着淡淡的笑意,“可是你现在有了仙骨,贸然跳下轮回道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向玉很迷茫。

    太子殿下舒缓笑道:“投不了胎,就像我当初落凡那样。忘不了,什么都还是原样。”

    向玉慢慢地,睁大了双眼,一眼不眨地望着太子殿下,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紧接着太子殿下搂过她在轮回道中急速翻转,竟是在抵抗脚下那巨大的吸引力,正一点一点地往上飞。

    向玉回过神来,喃喃道:“你、你骗我……这不是幻境……”

    太子殿下笑了一声道:“平时小离儿聪明定不会被我骗到,可现在小离儿伤心欲绝六神无主,容易被骗。”

    话音儿一落,强大的力量以太子殿下为中心膨胀开来。灼热的气流扑面,强光刺得向玉睁不开眼,她正待反抗,忽而后颈一麻思绪陷入了黑暗中不省人事。

    轮回道被毁,冥界大乱,闹得仙界沸腾。

    从前高高在上的仙界烬殿下,转眼之间却成为了仙界的罪人。

    向玉是在仙牢里醒来的,浑身染血,青碧色的裙衫又破又烂,早已经看不出当初的半分灵俏娇媚。她脸色,也浮现出一丝死气沉沉。

    垂头看了看自个,锁链加身,她也犯了罪。

    她看了看四周,只见自己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八卦阵中心,八卦阵散发出微微的金色光芒,饶是她现在有了仙骨已不是一般孤魂野鬼,也难受得紧。

    向玉趴在地面上,不多时便侧头呕出了一口血。浑身上下遍布的伤口,痛得她心都绞了起来。

    这时,仙雾渺渺散去,向玉被缚上锁链的手边,赫然出现一双脚,金色锦靴,凤纹为绣,精致非凡,无声无息。

    向玉静止不动。良久,颤声问:“我烬、烬师父他……怎么样了?”

    头顶的声音冷冷淡淡,透着疏离:“正于凌霄殿受审,当着仙界上下的面,尊严尽失。”说话人缓缓蹲了下来,衣摆明丽而华贵,妆容淡雅却无双,只是眉目清冷,那清冷与太子殿下如出一辙。

    九重天最美丽尊贵的女人,天后娘娘。

    她道,“是本宫太低估了你还是太低估了太子,纵你有决心,太子却不死心。你注定了是他这一生难逃的劫难。”

    向玉张了张口,双目噙着泪无声落下,艰难涩然道:“诚然娘娘是个好人,对烬师父好,对我也好。可是,当时你把我关起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杀了我啊?”她抬头依稀地看着那美丽的容颜,带血的手指紧紧抓住了天后的裙角,声嘶力竭地再问,“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杀了我啊?!”

    如果她早死了,兴许,就不会有今天了。

    天后娘娘道:“杀了你有何用,你转世太子都能把你找回来。除非,你烟消云散化作灰烬。”

    她抬手拂过,熄灭了八卦阵锐气,朝向玉伸过手去。

    向玉愣了愣,将自己伤痕累累的手放在了天后娘娘的手上,由着天后娘娘拉她起来,牵着她一步一步走出了仙牢。

    那套在向玉身上的枷锁,随着她的步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