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5章 193 我的选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向玉泪眼斑驳地仰起头看她。

    天后拂袖风过,便将向玉重新收进了琉璃幻境之中,又道:“你若是一般的仙族女子,身份卑微也好,不门当户对也好,想跟太子在一起,这些都不是问题。可你是凡人,是太子的劫。”

    向玉闷闷地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谢谢天后娘娘的宽容。”

    “依照你的提醒,冥界那边已找到了你的肉身。”天后娘娘道,“太子他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竟把你肉身藏在足以影响人界五大山脉汇集之处的渊底以灵煞气休养。你的魂魄之所以能够这般有灵,全是你肉身吸收天地精华之故。长此以往,山脉地灵将会变得虚弱。别的不多说了,等一会儿,我让人把你送去冥界,好好投胎转世吧。”

    看来,向玉对太子殿下使了那招咒连五成熟都没有,只制住了太子殿下一盏茶的功夫。不多时,太子殿下便携着满身的张狂气来了锦云宫。

    之所以天后娘娘要选择在锦云宫等他,一是天帝此刻不在锦云宫里,不能被天帝知道这件事;二是更不能在锦云宫以外的任何地方让太子殿下为了一缕魂魄不惜反抗天庭。

    他已经犯了天庭重罪,若是被知道了,那刑处还得比当初的冰鞭刑重几分。

    天后娘娘好茶好水地招待他,他不领情,开口便问:“小离儿呢?”

    天后娘娘挑了挑眉,道:“太子若心平气和的,兴许本宫还准许你二人道个别。她出身凡人,必将回归人道,太子再是强求也没有用,只能惹祸上身。冥主已将她重新添至了生死簿,往后她不再游走于三界之外。”

    太子殿下凝眉肃目,形容冷清俊雅,道:“母后不是一直想我不再沾花惹草么,不是想让我明白何为真正的情么,当初正是因此缘由才遣我下凡历劫。现在,我能够体会了,为何母后却要相逼至此。”

    “让你明白,不是让你为此扰乱仙凡秩序”,天后道,“你就当本宫是在逼你好了,硬要生生拆散你们。此事,就这样悄悄解决是最好,闹大了被你父尊知道了,你该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到时本宫也帮不了你。”

    怎知太子殿下闻言却冷笑了一声,道:“不用你们插手,我也能把小离儿从凡人变成仙族,到时还有什么仙凡秩序可言?说起仙凡,当初母后与父尊,乃仙魔有别,闹得轰轰烈烈险些让九重天覆灭……”

    天后娘娘恼了。

    这时,琉璃幻境因着有冲撞,在空气里呈现出了五彩的琉璃光芒。里面青色微光闪闪烁烁,道:“烬师父……”

    太子殿下一愣,抬头看去,凤眸里神色变化多端,道:“孩儿恳求母后放了她,用什么代价都可以交换。”

    向玉在幻境里,与他隔着空气,两只手却始终无法相碰、交握。她摇摇头,道:“烬师父,我是自愿要转世为人的。”

    “为什么……”

    小离儿笑了笑,道:“我想了想,可能我不适合这里,往后千千万万年都跟烬师父在一起,我一定会觉得乏味的。喜欢归喜欢,但我更向往自由。”

    太子殿下笑,笑容发凉:“以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因为最近我才想明白啊”,向玉娇娇道,“我想给自己一个更好的选择和出路,所以烬师父你让我去转世吧。要是我一介孤魂野鬼,飘荡在三界谁也管不了,必定是一件无比寂寞的事情。我受不了。”

    太子殿下手指握着茶盏,稍稍一用力,茶盏碎裂,滚烫的茶水四溅。

    向玉缩了缩,继续又道:“能让我做出选择,为了自己的出路而放弃你,说明实际上我喜欢你但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喜欢你,你不要难过,也不要费心记得我。因为等我喝了地府里的孟婆汤忘川水,就会彻彻底底把你忘记了。”

    良久,太子殿下淡淡地笑了,眼眸里几乎没有温度,道:“小离儿,你是在怕,给我带来天劫?我告诉你,若是一早我害怕天劫便不会改了你命!天劫该来的时候便会来,尽管放马来好了,我什么时候怕过!斗得过天命、斗不过天命,我都会那样做。”

    话音儿一落,九重天顷刻变了色。阳光淡去,乌色浓云滚滚而来。

    天后吓得脸色也变了,喝道:“放肆!”

    “才、才不是因为天劫!”向玉颤声道,“夏、夏胤……你放我去转世,你是太子,我是凡人,我们、我们各走各的路。从此以后,两、两清吧……因为、因为我实在是受够你这样目中无人的样子了……”

    太子殿下霎时沉寂了下来,瞠着双目,“两清……?”

    向玉若无其事道:“对啊,两清。”

    她始终瑟缩在角落里,连太子殿下拂衣离开的时候也未曾抬眼再看他一眼。后来天青云淡,金色阳光重新照射下来。

    她用自己的所有思念,追随着太子殿下,悬浮在他看不见的虚空里,一直送着他出了锦云宫。

    后来她一个人躲在幻境里,还是忍不住哭了。

    天后娘娘轻声问:“后悔了吗?”

    向玉摇头,呜咽道:“我觉得、觉得这样很好啊……”她心里隐隐腾起了不安的感觉,七上八下的,又道,“天后娘娘,你快送我、送我去地府,我怕会有变故……”

    司命星君常年充当天后娘娘的仙使,来往九重天四处跑。此次便是他接了苦差事要亲自带向玉离开九重天前往冥界,冥界有两位阎王负责半路接应。阎王煞气重,不宜在九重天祥瑞之境走动。

    天后招来司命星君,把缩小的琉璃幻境交给他,并连连在司命和向玉身上施了数道仙咒以防止半路生变。

    司命把向玉收在袖管里,踏上祥云离开南天门时,向玉还频频回头观望。司命便叹道:“小姑娘,你这样执着也无济于事。你注定,跟烬殿下无缘,莫要徒增烦恼啊。”

    直到回头已经看不见南天门了,向玉才不再观望,淡淡道:“在不在一起是一回事,我想不想他是又一回事,两样没有多大关联的。”

    司命怔了怔,同情道:“你这小姑娘的想法,倒是独特。”

    一路上竟意外的顺利,太子殿下从始至终都未出现。大抵是真的被向玉的话所伤了吧。

    向玉觉得,这样也挺好。她不想他去地府送自己。

    司命星君跟两位阎王殿里的阎王相交接,把向玉交给了他们,作揖道:“天后娘娘有令,想让小姑娘转世为人一生衣食无忧平平顺顺,有劳二位冥神了。”

    阎王道:“司命君不必客气,吾当谨遵天后娘娘懿旨。”

    两位阎王十分的死板,面皮上无一丝表情颇有些死气沉沉。他们向司命告辞,便带着向玉进入了冥界入口,渡过黄泉河,把她带入了幽冥。待渡过了黄泉河,两殿阎王才把向玉交由早已候命的鬼差,惜字如金地道:“你随他们去,自会有轮回。”

    鬼差一刻也不敢耽搁,都知道这女子魂魄乃是特殊,遂向所有准备投胎转世的小鬼们借了个先行。

    忘川河边,有稀稀疏疏的冥竹。那阴森气息獠人的地面上,安放着一块三生石。但凡前尘有执念的小鬼,都能得鬼差的通融去那三生石上刻下自己的执念,期盼下一世还能如愿。

    曾经在那里等待了十年,夏云烬就是向玉的执念。

    向玉路过的时候,脚步蓦然停了下来,祈求地询问押解她的鬼差:“我,能不能去那里看看,不会耽搁太久的。”

    鬼差迟疑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就守在五步开外,让官向玉去那忘川河岸边看看。

    她走到冥竹下的三生石旁,上面许许多多的刻痕,早已经看不清当初她刻下的那个名字。她可以再在上面刻一次,但是却没有,她只缓缓地跪在旁边,用手指轻轻抚过上面的密密麻麻的刻痕,闭着眼睛感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