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七二九 突厥斯坦之役的落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爆炸弹没有发明之前,明军的火炮杀伤力其实并不值得期待,但是火炮带来的心理轰击却是极大。

    炮声隆隆,让人总以为下一个被弹丸撕成碎片的就是自己。

    “虎!虎!虎!”

    当鄂罗斯人总算看到明军阵列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便是整齐的踏步声,以及异口同声地战吼。

    近卫第一军第一师的三个营率先从明军方阵横列中突击,整个进攻阵型随着方阵的推进而产生了一道斜线。

    “天主保佑!”亚历山大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机会,他扬声吼道:“敌军阵列出现了破绽!给我插进去击溃这些鞑靼人!”

    鄂罗斯人从三十年代开始向西欧学习陆军作战,同样使用方阵阵型。在上校亚历山大看来,明军肯定是因为训练不足,导致方阵之间步速不一,失去了齐头并进对敌人进行火力打击的机会。

    然而当这位上校按照传统套路开始对明军突击的方阵进行夹击时,却惊恐地看到明军的后续方阵并没有散乱,仍旧坚定的跟了上来,与突击方阵一同对俄军进行了反夹击。

    鄂罗斯火铳手们刚刚经历过火炮的洗礼,好不容易面对面进行交战,却发现东方之国的火铳手有着比他们更好的装备,以及更强盛的战斗意志。

    “进了二十萨金再开火!”亚历山大喊道。

    在鄂罗斯的度量单位中,一萨金等于三阿辛,约等于大明的五尺半。亚历山大要求的二十萨金距离,对于明军而言就是二十五步上下。在这个距离上,明军的命中率已经极高,而鄂罗斯火铳手却只能进行的扰乱射击。

    对于俄军而言。最佳的射击距离是在三至五萨金。

    亚历山大听到明军遥遥吹响的开火号令,虽然没有学习过,但作为将领仍旧能够猜出这声号令的意思。他眼中的希望之火越发灿烂起来,几乎忘记了刚才明军的火炮压制使得鄂罗斯军队的火炮完全没有存在感。

    “太远了,他们不可能对我们造成杀伤!”亚历山大兴奋地对身边的中校副手喊道。

    “砰!”

    随着明军打出了第一排排铳,鄂罗斯或充军正面就薄了一层。

    亚历山大的嘴巴还没有闭拢。第二排排铳已经响起。

    两轮齐射之后,明军军阵上空笼罩着浓浓的硝烟,射手已经不可能有视野进行瞄准射击了。然而鄂罗斯军阵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进行转移,而且这个时代也完全没有匍匐卧倒一说,所以明军打出了第三次轮射,旋即按照操典的规定,半蹲填充铳药弹丸。

    为列国火铳手憎恶的浓烟,此刻却成了明军的保护罩。

    鄂罗斯人从未遭遇过如此强悍的敌人,即便他们是欧洲刺头。与瑞典、波兰、乌克兰等诸国都进行过战争,或是正在战争中,但明军这样的射击距离和准度,实在让人惊恐。

    “他们是魔鬼的军队!我们的骑兵在哪里!”亚历山大的压力山大,惊恐地看着手下军官用皮鞭和枪托命令士兵重新排列好阵型。

    他自然不知道,他的上司早就调动了哥萨克骑兵和哈萨克人,然而占据了地形优势的明军同时还占据着数量优势。鄂罗斯人在缺乏情报的盲目状态,已经撞进了明军的大口袋。

    近卫第二军从战场侧后方进行运动。截断了鄂罗斯人的后路。

    骑兵第一军作为侧翼主力,第一时间冲击了保护鄂罗斯人侧翼的哈萨克军队。哈萨克人在遭遇瓦剌人之前也算是中亚小霸。有着不俗的战斗力,只是瓦剌人秉承其民族传统,所过之地只有寸草能生,对哈萨克汗国打击极大,以至于根本没有抵抗明军的能力。

    周遇吉击溃了哈萨克人之后遭遇了哥萨克骑兵。从名字上来看,这两个民族似乎是兄弟。其实哥萨克人根本不是一个血缘民族。他们是散居的自由民而组成的阶级联盟,更类似土匪山贼。

    鄂罗斯沙皇对于哥萨克人没有直接的统治权,只能以土地、金银、粮食来收买哥萨克“贵族”。这些上层人物才是“部落”的首领,拿了鄂罗斯人的财物便替他们打仗,如同后世的雇佣兵。

    这些穷山恶水出来的蛮骑兵果然不愧其素有的威名。然而在撞上明军的铁墙般骑兵阵列之后,他们也只能忍受着屈辱调转马头,远远遁去。从马匹和骑术上来说,明军的确不如哥萨克人,因为要保持阵型,移动速度也受到很大影响,只能看着他们脱离战场。

    “这些高头大马。”黄成明看着被俘的哥萨克骑兵和他们的坐骑,发出了感慨。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