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爸拔去哪儿(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牧早做好准备对付我了。

    说到钱的事情,心里还真是对牧同学不知啥感觉呢。我向来是一个对钱没什么感觉的人,所以当牧把存折卡这些东西交给我的时候,我就对他说,不要让我管,我也不会管。牧就把存折和卡放在一个盒子里,告诉我需要用钱的时候就里面取,还笑咪咪的说,要用哟,不用我会生气哦。过了有半年多吧,牧问我,里面的钱有用吗?我担心牧牧说我,就随便说了句,用了用了,大概几月几月的时候用了一点。后来有一次,牧很严肃的找我谈话,我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牧问我,尘儿,你用了存折的钱和卡的钱吗?我小声的说,应该用了吧。牧问,真的吗?我说,应该是吧。牧慢悠悠的把从银行的打印单拿出来,说,可银行显示你从来没用过。

    我感觉一下子我整个人脸都红了,在牧的面前我好像是透明的。但被牧点破,我始终有点不舒服,还被牧证据凿凿地摆在面前,心里觉得很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头偏向一边不理他。牧把我的头别过来,看我泪涟涟的,扑哧一声就笑了,说,尘儿你哭什么呀,好像我欠了你钱似的,现在是我给你钱你不用,你自己还觉得委屈,有天理吗?你上次你说用卡的钱了,说话的时候脸都红了,眼睛也不敢看我,我就知道你撒谎了。我本来不想哭的,听牧这么说,眼泪唰唰唰就流下来了,说,既然你知道我这样,你再有理,你也不该打印出什么银行账单来,故意羞我。牧过来擦我的眼泪,说,好了,我以后不这样了,这样吧,存折和卡呢,算你以后陪睡的首付,现在都归你了,可以用了吧,以后每个月我还月供。我一听破涕为笑,问,还首付月供,准备供我多少年呢?牧认真的说,一辈子,好不好?我说,才不要呢,以后有儿子养我。牧笑嘻嘻的说,儿子不靠谱,娶了媳妇忘了娘,还是老公实在点。一场不愉快,在我的梨花带雨下,牧乖乖缴械了。我知道,在牧的面前我很透明,我说什么他好像都清楚,只要我撒谎,牧定定看着我,我就脸红心加速,很快就露馅了。此次“打劫”之事,搞得动静有点大了,从公司里的人到家里人全知道,估计牧不会轻饶我。所以在去酒店的路上,我想干脆我就从实招了,如果牧还生气的话,我就撒娇加耍赖,应该也可以摆平他的,呵呵。

    当时发了个微博,写着:牧太精明,火眼金睛,而我太透明,一眼就看破,撒谎就脸红,还是实话实说是对付牧的最好武器。阳光当时问我,又发生什么事情啦,当时就是这个事情来着。

    酒店就定在世界之窗对面的W酒店,我好纳闷,没听牧说要开会呀,定酒店干嘛,或许是在酒店想和我一起用餐吧。没想到人家直直的叫我去房间,心中真叫一个忐忑,今天做事是有点过火了,肯定又要被牧做思想工作了。走到房门前,定了定神,敲了敲门,门没锁,我推门进去,OMG,居然是套房,还看到某人穿着睡袍,气定神闲的在那里看杂志。牧没说话,指了指他腿上,我哪敢坐呀,还不知道他怎么收拾我呢?就在他旁边站着说:“牧,今天下午关于那个短信,是宝宝玩手机的时候,可能...不小心按出去的。”牧挑眉斜视着我说:“真的吗?”我结结巴巴赶紧说:“也有可能是我不小心按出去的,我不是故意的。”牧恶狠狠的盯着我,突然觉得有一股大力将我拉向了他,他的脸已经近在咫尺,牧俯了下来,轻啄了我一口:“你这小东西,要学会撒谎先把脸红的毛病克服了”。语气仿佛如浸了蜜水的梅子,一片清甜。我彻底蒙了,难道他不计前嫌?牧抱着我放在他腿上,用鼻子顶着我的鼻子:“说,今天是不是想我了”?我一头黑线,这哪跟哪呀,忙说“不是呀”。牧按住我的头,咬牙说:“现在就只有我和你,不许你想宝宝,只能想我,我可以把你今天下午的恶作剧的行为理解为你想我了,就不跟你计较了。”我窃喜。牧摸着我的头发,半响,认真的看着我说:“尘儿,对不起,我应该多关心你,给我们两人多点空间,有了孩子,你的重心在孩子身上多了,其实我们俩都还没好好的享受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之前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我们的二人世界还没怎么享受,小家伙们就来了,尘儿,你受苦了。你今天发这样的短信,其实你内心里是希望我多关注你。我们家人多,两孩子,有月嫂有阿姨,你爸妈我爸妈,我们独处的时间都变少了,以后只要我们有时间,我们就出来住住酒店,我承诺过你,会好好爱你,你也承诺过我,要好好补偿我的,不是吗?”听得我泪哗哗的,其实我真没想那么多,就是玩心重,喜欢看他上蹿下跳的样子。但一听到补偿二字,我立马抬了抬下巴问:“补偿什么?”牧哼了一下,邪气立刻上来了,道:“补偿我这方刚之躯呀,以后我定酒店你随叫随到哈,好好伺候,周一到周四晚上,你的床上不许有别的男人,不能让他们坏了爸爸妈咪的好事,周末可以考虑把那两个小男人放到我们床上来玩一玩,今天就要开始好好伺候哈,谁让你今天这么恶作剧的?”说着就把我放在床上,仿佛亲吻上瘾了,又凑了上来,一啄一啄地问个不停。这时我的手机,一个劲的响不停,我伸手去拿,牧挡住不让我拿,我只好求饶:“就接一下,老妈的”。牧无奈松开我,老妈那头说:“尘儿,什么时候回来呀,你走了,汐实行三不政策,不吃不喝也不睡呀,可着急了,怎么办呀?”牧做一个晕倒状趴在床上。

    第一次的酒店之约就被黏糊的汐给破坏掉了。

    之后,因为家里人多,牧时不时会带我去酒店过过二人世界,给我们两人独处的时间,补偿补偿我们分开的十年。但去酒店这事宝贝们怎么会知道呢?他们怎么知道我们去哪了呢?(⊙o⊙)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