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跟屁虫(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能一句话叨来叨去几百遍的。比如说那句:咦尘儿同学,你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我们不是普通的大学同学吗?

    在王子们的面前,牧也老是说,我是你们的爸爸知道吗?你们是我姜一牧的种子,知不知道?宝贝们还小时,只看着他,不说话,等宝贝们开始点头摇头了,牧就说,爸爸问你们的时候,你们要点头知道吗?俩宝贝就拼命的点头。现在宝贝们会说话了,牧一说,我是你们的爸爸知道吗?俩娃娃就会很认真的说,知道,爸拔。牧又问,你们就是我姜一牧的种子知不知道?汐宝贝就会特别好笑的回答:知道,爸拔是种子。搞得全家哄堂大笑。

    我知道,自从我们在一起后,牧在一切有可能的情况下,他尽量的安排我们的二人世界。不仅是弥补我们的十年空白,更要让我们在没有其他干扰的情况下,更彻底的交心,不要让柴米油盐分散了我们的精力。

    我也了解牧工作很忙,这样腾出四个小时,就这样在车库呆着等我,实在是有点浪费时间。牧却说,这种等待很幸福,不像那十年,遥遥无期没有任何希望的等待那才叫难熬。他一说这话,我就开始打哈哈,免得他又要开始叨叨,说我铁石心肠冷若冰霜什么的。

    Susan也是那次后,就怕了牧。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尽量来家里找我。她是个大忙人,公司的事情很多,有些业务和经营上的事情,她也经常和牧聊。最近一直捣鼓牧入股她的公司,牧问我意见如何,我让他自己看着办,我不参与。牧说我怎么没点危机意识?

    呵呵,能有什么危机?想起怀上宝贝那会和susan一起并肩作战,面对大大小小的事情,现在想来倒是一件蛮爽的事情。

    问及丹的近况,susan比我还清楚。有些事情,牧会和susan聊,反而不愿意跟我聊。或许就如牧所说,少点烦心事情入我耳膜,免得我胡思乱想,长远看,这种保护是好还是坏呢?那天乐斌想找我聊,susan倒是和牧一致的意见,不掺和,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那天牧把乐斌约在他办公室。向来精神奕奕的乐斌,感觉突然老了好几岁。看来这事折磨得他也够呛的。原来阳光灿烂的校园“四人帮”如今这种局面,谁也没料到,人生如戏会演绎成这样。

    乐斌看到牧办公桌上我们的四口之家的照片,说,这世界还有比你们更幸福的人吗?时间距离都隔不断你俩的缘分。兜兜转转你们还是在一起了。我和牧都没有接他的话。

    我帮他们泡好茶,寒暄了几句。乐斌还来不及说来龙去脉,牧就已经开门见山说:过去的事情,谁也没必要说抱歉。过去就过去了,但对于我来说,现在的平平淡淡就是我想要过的日子。尘儿心软,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找她。我自己父母的事情她都没有能力处理好,更何况你们的家事。虽然她工作能力是一流的,处理家庭矛盾能力却非常笨拙。吵个架,还得我教她。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找她了。这十年,我们都受了很多苦。包括她回国后,我们是历尽艰辛才走到一起,我就想她,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希望你们不要打扰她,如果其他方面的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我会尽力而为。但对于婚姻家庭,没人可以帮到你,一切取决你自己。一旦选择了,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我基本没说话,我就是一听众。或许牧是不想回到几年前那些日子,勾起彼此痛苦的回忆。牧说完这番话后,就让我呆在他办公室,然后他和乐斌去了隔壁的小会议室,至于他们说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这两年也慢慢习惯了在这种场合做牧的小女人,只要温婉的笑笑,其他的就丢给牧去处理了。牧和乐斌在会议室谈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我也分析不出两个人是怎样的一种心境,牧看上去很淡然,乐斌表情有些复杂,我也不好说什么?

    我小心翼翼的问牧:乐斌和丹怎样了?牧却把门一关,把我放倒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刮着我的鼻子说:“你的任务就是把老公伺候好了,其他事情,老公会帮你摆平的。”

    回到家,潇汐王子直接扑上来了,不叫妈咪,却一直在叫我“屁屁虫虫。”牧笑笑对我说:“尘儿,听说你给姜一牧生了两个儿子呀,是不是特别幸福吶,这两颗种子越来越厉害了,都会叫你跟屁虫了。”

    晕,什么鬼马种子理论又来了(*^__^*)~~~~(>_<)~~~~O(∩_∩)O

    ============

    明后天更潇汐版的《爸拔去哪儿》,哈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