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异度空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睁开依旧有些沉重的眼皮,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躯体毫无知觉,不能移动分毫。不管我如何努力地从大脑发出指令,唯一还受控制的,依旧只有脖子。

    我费力的转头四顾,一张脸便随着这一动作映入了我逐渐清晰的视线。

    这是一张女人的脸,样貌绝美。这种美实在无法用言语描述出来,因为任何形容词对于这张脸来说都显得苍白无力。如果一定要给她一个描述,那么我只能说:这相貌完美的集中了所有人类女性的美丽基因!

    看到我的苏醒,这个女人微微的笑了笑,用她那十分悦耳的声音说着什么。我没听清她话里的内容,因为我在她带来的安逸气氛中,再次陷入了昏睡之中……

    此后的许多天,我一直在昏睡和清醒之间挣扎。可喜的是,我清醒的时间正在逐渐加长,身体的知觉也在逐渐恢复。

    又过了一些日子之后,我的上半身已经能自由活动了,不过腰部以下还是毫无反应,所以生活起居还是得靠这个相貌绝美的女人照顾,虽然这种照顾由于性别存在的差异,时常让我觉得十分尴尬。

    这个女人姓伊,是个医生。由于我不知道她的具体姓名,所以便称她为“伊姐”,虽然她的年纪看来和我差不多,不过对于救命恩人多些尊敬总是应该的。

    据伊姐所说,我是在海上被人救起,而后送到这个小医院的。虽然她也很好奇,我是怎么飘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小镇近海的,但是这个问题我实在没法给出答案,因为自从我清醒过来,大脑之中就是一片空白,最近的记忆就是第一次醒来时伊姐那张绝美的脸。

    伊姐以一个医生的身份告诉我,这种情况并不严重,可能是我受伤的时候冲击到了大脑,造成了短暂的失忆现象,过段时间就会慢慢恢复的。

    在等待记忆和身体恢复的那段时间,除了偶尔和伊姐聊聊天以外,我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看。

    是放在床头柜上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伊姐拿来给我解闷的。这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古朴,皮质的封面和分不清材质的内页带着一种沉淀的沧桑味道,仿佛经历了整个历史长河一般。的首页写着一句极具壮烈感的格言:荆棘必定铸就王冠!

    不过让人颇感无奈的是,这的内容既不壮烈也和古意毫无关系,反而让人觉得有些荒诞戏谑,难以置信。虽然中除了文字描述之外,还带有大量我看不懂的数据和图谱,看起来十分的严谨。但是记叙的却都是一些未证实上古的文明,或是人类起源之类的传说。

    这些离奇的故事,实在让我提不起深思研究的兴趣,所以只好当成小说来读,用以打发时间。

    终于,我可以下床走路了,然而本来的兴奋却很快就被一系列接连不断的恐怖事件冲淡了……

    说起这些事件,还要从我第一次走出这个房间讲起。

    那是我可以下床的第三天,早已在房间内憋得难受的我,便向伊姐询问是否可以出去走走。伊姐并未阻止,只是告诫我注意身体的虚弱程度,不要走得太远,还有就是尽量不要打搅其他人,我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

    想到终于可以换换眼前乏味的景色,我就觉得十分开心。于是伊姐刚刚离开没多久,我便兴冲冲下了床,打算出去转转。无奈,我的身体依旧十分虚弱,行动力很差,所以只好耐着性子扶着墙,慢悠悠挪到门口,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视线中走廊的样子,着实有些出乎意料。所有的墙壁、地面,都不是通常医院的那种白色,而是一种带着木纹的浅棕色。很多的地方长着黑斑,有些地方还有着大小不一的坑洼,整体看来就像老式学校或者旧船舱那样古老破旧。

    这走廊很长,光线很暗,每隔几米远才有一个昏黄的光源吊在天花板上。高高的天花板被忽明忽暗的光源弄得漆黑一片,我努力抬头辨认了半天,也没分清这很不稳定的光源到底是什么,只好看作是灯过于老旧或是电压不稳。

    走廊两侧分布着一些房门,不过却没有什么光亮透出,也没有什么声息,安静的好像整个走廊就只有我这一个活着的生物。我隐约的看到,走廊的尽头处有着一团很亮的白光,那是这昏暗的走廊里唯一明亮的地方。

    我扶着有些斑驳的木制墙面,慢慢的向着那团光亮走去,心里想着那里也许是窗口,那样的话我就终于可以看看外面的景色了。也许是许久没有看过外面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尽头处的那团光源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好似有什么在不断地召唤我一般。

    走廊里依旧寂静异常,老旧的木地板,一踩上去就会发出有些恼人的“吱嘎”声。忽然,这声响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节奏,另一种频率的声音,从我的背后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吱嘎……吱嘎……”

    我以为是有人走了过来,于是便停下脚步,转身便想打个招呼。然而,转过身体的我,却发现身后的走廊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那一瞬间,我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炸立了起来。空无一人的走廊自然不会让我这个大老爷们害怕,但是那依旧匀速向我靠近的“吱嘎”声却让我不得不惊恐!

    我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努力地在空旷的走廊里找寻着其他人的身影,但却仍旧一无所获。然而那诡异的走路声却没有因为我的惊恐而停止,仍然一步步的向我靠近着,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突然,一种被什么东西穿过身体的感觉席卷了我的全身,浑身上下瞬间便感到了一阵透骨的冰冷!我只觉得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虚弱的身体再也支持不住,靠着墙壁滑坐在了地上。

    我大口的喘息着,浑身汗如雨下,然而那声响却依旧未停,不过却是离我越来越远。

    我的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也有些不听使唤。就在此时,那声响终于在远处停了下来,紧接着便出现了一种类似开门的声音,然后……没有然后了,因为我在听到那模糊的开门声时就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我的床上。伊姐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批评着我的不小心,指责我不顾身体虚弱偏要乱跑,结果晕倒在了走廊里。

    昏倒前的恐怖经历在记忆里依旧清晰,但是我却不敢把这事情讲给伊姐听,我怕吓到她。为了躲避她机关枪似的指责,我只好用“走廊尽头是什么地方”这样的问题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伊姐回答说那里是治疗室,不过不管是什么我也别想去了,短时间之内我只能老实的在屋里休养!

    既然医生下了命令,作为病人的我也只好遵守。其后的一段时间,我便继续在屋里翻看床头的那本,那次恐怖的经历也被我归为了昏迷前的幻觉,渐渐淡忘。

    人类有个奇怪的习性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疼”。由于身体逐渐康复,我又按捺不住“出去走走”的想法了。于是在某一天,等伊姐查完房离开了一会之后,我便下了床,打算偷偷地出门溜达几步。

    刚走到门口,那扇有些老旧的木门便伴着让人牙酸的“吱呀”声,自己打开了。可诡异的是,正对着门口的我,却没有看见是谁开了门,门口、走廊都是空无一物!

    刹那间,上次那恐怖的感觉又一次席卷了全身,那被什么东西穿过的感觉让我不由得僵在了原地。紧接着,更恐怖事情发生了!我的耳中清晰地听到一声不属于我自己的分贝极高的尖叫,随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