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4 千刀万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李未央的眸子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冷芒:“舅舅,现在你们要作何解释?”

    蒋旭的脸上现出无比的怒意:“李未央,老夫人是我的亲生母亲,难道我会为了陷害你而杀她吗?我疯了不成?!”

    李未央冷淡地道:“舅舅自然是不会,可蒋家的其他人就未必了。”

    蒋大夫人原本一直遵循不开口不沾惹的原则,现在也不免变色:“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蒋家的其他人?!”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为了我五妹妹的事情,两家不免交恶,纵然舅舅不会谋杀亲生母亲,未必舅母就不会为了四公子的事情怨恨于我,人心么,总是很难说的——”

    蒋大夫人一直是个隐忍的人,纵然心中早已设想了无数次将李未央千刀万剐,可是一下子被她说出来,不由整张脸都红了:“我绝不会这样做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李未央看向李老夫人,道:“祖母,先是大姐被人调换,不知从何处弄来一个妖物,后来是外祖母突然被人毒死,我又被冤枉成杀人凶手,现在居然证明外祖母是早已有重病的,舅舅舅母还口口声声否认——想也知道,这里头不知还有多少猫腻。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里我实在是不敢呆了。”说着,便上去搀扶李老夫人。

    李老夫人差点笑出声音来,脸上却故作严肃道:“走吧走吧,这里既然不欢迎咱们,咱们也不必再上门了!”

    蒋海一时冲动,控制不住地要上去给李未央一个教训,却被他二弟蒋洋一把抓住了手臂:“大哥,你冷静一点!”

    蒋海在他们之中向来是最沉稳的,可是现在竟然也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冲动,这个李未央,实在是太有把别人逼疯的本事了!蒋洋面色阴沉地盯着李未央,那眼神如同一条毒蛇望着自己的猎物,却碍于人多势众无法动手,只能暗地里吞着毒液。

    蒋华可以算是这个屋子里最为平静的人,如果忽略他手上暴起的青筋的话,这件事情不可能瞒得住,李未央替他们塑造的谋杀国公夫人的版本实在是太精彩,只怕很快就会街知巷闻。人们的嘴巴是管不住的,他们只会越传越神,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觉得国公夫人的死和他们蒋家人有关系,背上弑亲的罪名,蒋家百年的声誉一朝就被李未央毁了!从此之后,百姓心中的蒋家不再是战场上不可侵犯的守护神,而是一棵外表高贵内里早已空洞腐朽的大树,肮脏而恶心。

    李未央的确够狠,人世间有一种东西你即便不理,它也在盈缩消长,如果你凭借一己之力去对抗,则往往劳而无功,甚至适得其反,而它又是那样强大而恒久,几乎能够决定了整个家族的社会地位和人际关系,那就是所谓家族的荣誉。对于闲言碎语,蒋家人可以视而不见,但若是整个京都的人都已经这样看待蒋家,他们百年来的努力就全完了。蒋华是这个大厅里最清楚李未央目的的人,所以他拼命克制自己暴怒的情绪,走上去,露出笑容道:“未央,咱们都是一家人,为何要让外人看笑话呢?”

    这已经是一种妥协了,在李未央将他们逼到这个份上,他在求她手下留情。

    李未央当然听出了这种暗示,若是换了软弱的人,或许会接受这个示好,但她不会,因为她太了解蒋家人骨子里的那种疯狂的报复欲,既然不可能重修旧好,索性破裂到底,李未央冷淡地道:“一家人?”她转头看向李萧然,“父亲,你也这么认为吗?”

    李萧然面色阴沉,却道:“我李家没有这种寡廉鲜耻的亲戚!姚大人,请你好好查清楚,谋害国公夫人的,除了那个冒牌货之外还有谁,顺便记得帮我们找到我的女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姚长青再耿直,面对比自己资历长不知多少年的李丞相,再加上此人又是自己未来的岳父,也不免低头道:“是,下官一定彻查此事!”

    李萧然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脸色难看的蒋家众人一眼,道:“太子殿下,容臣先告辞了!”

    太子看了一眼蒋家,摇头叹了一口气,一个世家大族百年的声誉一下子全毁了,他都可以想象明天外面会传出怎样的流言,纵然蒋家人再如何厉害,家族荣誉都毁在了他们这一代人的身上。可惜,实在是太可惜了……在大历的世家之中,蒋家是最重视自家声誉的高门之一,落到这个地步,真是太不幸了。

    李未央却只是扶着李老夫人,跟着李萧然离去,走过蒋华身边的时候,听见他咬牙道:“我已经让步了,请你把五弟还回来!”

    蒋天在自己的手上,对方很多手段都施展不开。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去后门看看吧。”说着,便扶着一脸莫名的老夫人离去。

    众人看着这出戏出乎意料的散场,不免在心中无比兴奋地构思一出出精彩的剧情,预备出去大肆宣扬。而此刻的蒋旭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因为姚长青还在穷追不舍:“我会向陛下汇报此事,同时对那妖物进行审讯,看看她和昨日潜入我房间那批刺客是不是一伙的,若是查出与蒋家有关——”他没有说下去,蒋旭的眉头却是一跳,李未央走了,却给蒋家带来了无数的麻烦,这麻烦,绝非一天两天可以解决。

    他长叹了一口气,几乎觉得自家惹上的不是个小女孩,而是一个死咬着他们不放的冤鬼。

    当离开蒋府,李萧然扶着李老夫人先上了马车,回头看了李未央一眼,那眼神竟是一种奇异的敬畏。看着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却是一个走一步想三步的谋士,这一出棋不但毁了李长乐,更毁了蒋家几百年来的声誉,名声这种东西并非常人所以为的不痛不痒,它会带来很多的后遗症,比如蒋家的号召力,在军中的威信,甚至于在陛下心中的地位。用一己之身去布局的李未央,用心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她浑然无惧,完全不担心自己的性命或者李家的利益。

    “未央啊,以后做事,父亲只希望你能为你姨娘和弟弟考虑。”李萧然提醒道。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父亲是当朝丞相,那是你的妾,那是你的儿子,却要我一个女儿家为他们考虑,不嫌多余吗?”

    李萧然一愣,不由苦笑,李未央分明是甩挑子给他,论情论理,李敏之是他如今身边唯一的儿子,他拼命也不会让他出事的。上次中毒的事情之后,他秘密派在七姨娘身边的人手多了三倍,甚至连院子里的人都换了,还重金请了一个懂行的老妈妈,但为了防止李未央做事越发疯狂,为了给她多一点负担,他一直隐瞒着这件事。现在看来,竟然全被她看在眼睛里。这个女儿,让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杀不得,留不得,算了,且再看看吧!李萧然望一眼阴沉沉的天空。不禁轻叹一声,对候在边上的人道:“咱们回去吧。”

    李未央看着李萧然也上了马车,笑了笑,面容带了一丝嘲讽道:“总是瞻前顾后,明明是想要用我做马前卒,现在又装模作样。”

    李敏德沉默笑笑,道:“他只看重自己的官位和权势,何须在意?”

    李未央一边就着凳子上了另外一辆马车,一边道:“对了,你照着我的话做了没有?”

    李敏德也坐进了马车里:“已经把人丢在蒋家后门了。”

    李未央点点头,一旁的白芷却悄悄道:“小姐,奴婢还是不明白——”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挑眉道:“不明白什么?”

    白芷小声道:“奴婢还是不明白,到底国公夫人是谁所杀?”

    李未央失笑,道:“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是李长乐设计毒杀了国公夫人。”

    白芷摇头道:“可奴婢觉得,国公夫人分明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她更像是在幕后陷害小姐的人。”

    李未央难得眼神略带夸奖地看着白芷,道:“的确如此,她原先是要陷害我的,只是她没想到,自己的外孙女竟然也跟她打了一样的主意,还比她先下手。”

    白芷越发迷糊,不由看了一眼赵月,见她的脸色也是莫名其妙。

    李未央难得心情大好,替她解释道:“你看看这个。”说着,解下腰间的香囊,递给了白芷。

    白芷接过来,很快倒出里面的东西,却是一个小盒子,她打开一看,顿时愣住,只不过是普通的香草而已。

    “这是当初蒋天还在李府的时候,我经常做噩梦不能安枕,蒋天给我的,他说是用来定神的丹药,里面含有朱砂的成分。只是在我怀疑蒋天之后,我立刻换掉了盒子里面的东西,但是,我却保留了这个药盒,谁都会以为我还一直带着安神的药,只可惜最后搜查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李未央缓缓道,“国公夫人应该是知道我身上的这个物件,并且设计好了陷阱等我钻进去,可惜她没有想到,她愚蠢的外孙女居然提前一步行动,命令含香将含有砒霜成分的毒针藏在了给我换的裙子里,只是我借口要换衣服打发了含香出去,随后仔细检查了裙子,找出了那东西并交给了赵月。李长乐听人说蜜枣里面有毒,又发现什么都没有在我身上搜查到,立刻转变了策略,诬陷我是在蜜枣里下毒,她不知道国公夫人的计划,自然会留下把柄。如果验尸,肯定会发现国公夫人体内的毒药与蜜枣不同——所以她会极端反对!”

    白芷点头道:“若是国公夫人一早便和她通气——”

    李敏德却淡淡一笑,道:“似乎咱们有些想当然了”接着沉吟道:“光凭盒子里的朱砂和蜜枣里面的朱砂,并不能证明就是未央所为,要陷害未央,国公夫人必定还设计了一连串的后招,只可惜都没来得及用上。这种虚实结合的缜密计刑,根本不是李长乐那颗脑袋能琢磨出来的,不告诉她本来是最稳妥的,也可以表现出最真实的反应,可惜国公夫人没有想到,李长乐居然会作出这么蠢的事!”

    “她本来就是这种人!”赵月不以为意道:“不过,大小姐是否有同党呢?”

    “当然不是她一个人干的。”李未央道:“还有蒋月兰,或许还有蒋大夫人,都参与了这件事。蒋月兰明显是参与了李长乐的计划,蒋大夫人应该知道蒋老夫人的计划,并且是她的坚定贯彻人,只可惜,李长乐一冲出来,蒋大夫人反倒不好办了,现在我真的很想知道,国公夫人除了那有毒的蜜枣还安排了什么,可惜,她这一死,知情的人就剩下蒋大夫人,她是不会告诉我的。”她的面上,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

    “可如果主谋者不是她的话,那我们这还叫抓住真凶了吗?”白芷道。

    李未央微笑:“我从来没想过要抓真凶,我就是不耐烦再看见李长乐了。既然她自寻死路,我当然要为她铺设一条最璀璨最令人难忘的死亡之路。”当然,她的真正目的还在于蒋家,这件事情的后遗症将是不可估量的,当然,蒋家还没有真正意识到。

    李未央一边说,一边掀开了车帘向外望去,阳光落在了她的手上,李敏德不由注意到,她的手很漂亮,肌肤是透了明的白,尾指微蜷着,带了一丝说不清的懒散。

    “本来可以杀了蒋天。”李敏德突然道。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他不是也吓得够呛了吗?更何况若是没有他,地道咱们也找不着。”

    李敏德只是看了自己的手,半晌才道:“你那般说法,明明——就是要放他一条生路的。”

    李未央失笑,道:“看在他还不算太坏的份上。”

    李敏德可惜地道:“还有蒋旭呢?如果我们的人进入蒋家,趁机杀了他——”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没那么容易,咱们不过是凭着地道的优势才能杀他个出其不意,若是真的明刀明枪发生争斗,吃亏的还是咱们。你当他蒋家人战场上的军功都是泥塑的吗?”

    “那,你下一步要做什么——”白芷递了一杯茶给李敏德,隔着氤氲的茶雾,李敏德轻声道。

    李未央回头望他,突然笑了笑,眼中一点冷意,妩媚中隐隐藏了几分杀气:“等着瞧吧。”

    蒋府

    蒋华路过书房的时候,便听见向来最为沉稳的蒋海,厉声呵斥道:“你这个败家的东西!居然还有脸回来!”声音虽然大,却是故意说给书房里的人听的。

    蒋华便向着跪在地上的人望去。傍晚刚下过一场大雨,蒋天穿了薄薄的夏衫,跪在雨地里,跪了显见是有些时候了,地上的积水都化进了膝盖。蒋华不觉轻呼了一声:“大哥,这是……”

    蒋海没吭声,倒是一旁站着的二公子蒋洋冷声道:“三弟,父亲吩咐了,让五弟就在这里跪着!”

    蒋华叹了一口气,他深知蒋天身子不好,在小时候就落下的病根了,这般在雨地里跪着他又哪里受得了。正在叹息中,却听蒋二夫人匆匆赶来,站在走廊那头不敢开口。这个家里,当家作主的人是蒋旭,再加上这一次蒋天的确是犯了天大的过错,她也不敢为爱子求情,只能在这里眼巴巴地看着。

    蒋洋显然也是觉得于心不忍,不由道:“我去向父亲求情。”

    蒋华抬起了头,将手指轻轻摇了摇:“万万说不得。”

    蒋洋心下一沉:“可是总不能让他一直跪到天亮。”

    蒋华道:“父亲这次的暴怒非同小可,你越是劝说,他越是发怒,相反,你视而不见,他自己会让他起来的。”蒋天是二叔的独子,蒋旭自然不会做的太过分,但若是现在去劝说,反倒是火上浇油。他们几个人在外面说着,都静静等待着,果然,半个时辰之后,书房的门开了,里面传来一道声音:“还不滚进来!”

    蒋华立刻道:“五弟,快起来吧!”

    蒋天从小便体弱多病,这也是他不爱刀剑反倒喜欢医药的原因,再加上他天生畏寒,夏天也要捂上两层裤子,现在雨地里头跪了这么久,几乎站不起来,蒋洋搭了一把手,他才爬了起来,战战兢兢地跟着三位兄长进门,蒋二夫人远远看着,无比的担心。

    书房里,蒋旭一脸阴沉,冷冷道:“现在说清楚,你怎么会把地道透露给外人知道,你是真的要背叛蒋家吗?!”

    蒋天静了许久,忽然嚎啕大哭:“大伯父,我害怕,我实在是被那个丫头吓怕了,她根本不是人,半点怜悯之心都没有!我不说,她让人日夜不让我睡觉,还想尽了各种法子来折磨我——”

    “没用的东西!”蒋旭一怒之下,啪的一声摔碎了墨玉的镇纸,“连这点事情都扛不住,你有什么资格说你姓蒋!”

    蒋天虽然爱胡闹,却绝对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把地道暴露给外人知道,尤其这个外人还是他们的敌人,等同于背叛家族!蒋华微挑了眉峰道:“你从前不是这么胆小的人。”

    蒋天哭的眼泪鼻涕一把,道:“这恐怖的女子,她……她让人用短刀,在我那个药童的天灵盖上开四分长的一道刀口,灌了水银进去,便是赤条条活生生的一团白肉跳出来,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屋子里众人都是不寒而栗,水银远重于血,自可将皮肉分离,人在剧痛之下,身体猛力上窜,从刀口里钻出来,这种法子闻所未闻,听来都觉得冷汗直流,实在是可怕之极,蒋华脱口道:“你亲眼所见?!”

    蒋天一愣,随即讷讷道:“我……我是看他们把药童拖下去,然后说要用水银浇灌,不久就听到惨叫声,后来还给我看了那团白花花的肉,我太害怕,就没敢看清楚……”

    蒋华冷笑一声:“不过是障眼法,若是真的那么杀人,何不在你面前做呢?不是更有震慑力吗?分明是恐吓你!没胆子的东西!”

    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