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冷宫废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大历

    冷宫的房檐下,李未央数着长发上的第六只虱子。常年没有澡洗,身上像长了层厚厚的盔甲,捉虱子便成了她打发时间的唯一方法。

    十二年了,被关进冷宫整整十二年了,未央抬起头看着天空,每到这样下雨的天气,一双腿传来的痛楚足以让人痛的发狂。

    她是丞相李萧然的亲生女儿,只可惜,她不是从大夫人的肚子里爬出来的,而是由一个身份低微的婢女所生,再加上生于二月,应了那句二月的女儿对父母不利的传言,因此被父亲送给远方的族亲收养。可惜族亲并不待见自己这个庶女,将她丢在乡下自生自灭,她这样一个出身于大历第一豪门的贵女,竟不得不亲自操持家务,甚至下地劳作。

    金枝玉叶,被弃民间,若非后来嫡姐李长乐不肯嫁给那人,父亲和大夫人怎么也不会想起她来……

    长乐,未央,一听便分得出谁贵谁贱。初回李府,她满心欢喜地以为父亲终于想起了自己,然而,却只听到父亲欣慰地对美丽高贵宛若仙人的嫡姐李长乐说:“仙蕙,你不必再烦心了,这个丫头会替你嫁给拓跋真。”

    嫡姐李长乐,字仙蕙,多么美丽的名字,当时的未央这样想着,却没想到,这个名字将会是她一生的噩梦。

    后来,她如父亲希望的,入三皇子府,一心一意地扶持拓跋真一步步从皇子登上帝位,更为他生下长子玉里,直到拓跋真登基,封她为后,足足花了八年时间。

    拓跋真曾说她肤如凝脂,眉目如画,是上等的美人。可是上等的美人终究不比世间的仙子,转眼间,就如墙角的烂泥,不堪入目。

    后来呢?后来——

    李未央每每想到那一天,都要发笑。笑自己那年轻无畏的时节,笑她现在离过去那么遥远。

    还记得那一夜,坤宁宫内所有的人都被处了极刑,似乎是急于结束一切或是掩盖一切,他们甚至没有被带到刑房,一切就在她寝宫外的庭院里开始了。坤宁宫的大门被紧紧锁闭,受刑的人皆被封上了嘴。一瞬间,坤宁宫里血雨腥风。李未央,被拖到皇帝拓跋真的面前。

    拓跋真素来就深邃的眸子寒光凛凛,目光冷峻得极端无情:“你这个贱人,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能狠心毒害。”李未央满心凄楚,只是道:“我害她?我从未害过她!”

    拓跋真毫不留情地一脚揣在她的心口,李未央当场一口血吐出来,却惹来他嫌恶的目光:“贱人,长乐难产,朕不在宫中,宫女去求你,为何你却躲在坤宁宫中避不见面,你分明是诚心要害死她!若非我回来得早,她必定是一尸两命!”

    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拓跋真,他还是这样俊美,俊美得仿佛天上的太阳,其实,她从来都不懂这个男人,她不知道自己爱上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可以温柔到何种程度,可以无情到何种程度,甚至于,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那么巴巴地倒贴着痴恋着自以为是的付出着,却不知,他根本从不稀罕。

    李未央冷冷一笑:“皇上只想到姐姐,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儿子玉里?就在你与姐姐的儿子出生那一天,我的玉里却得了重病奄奄一息,我把太医招来救他又有什么错?难道姐姐是人,我的儿子就不是人了吗?现在姐姐顺利为你生下了儿子,一出生你就册封他为太子,我的玉里却死了,你答应过我的,要让玉里做太子!你不是皇帝吗,为什么要出尔反尔!为什么!”

    拓跋真冷酷的面容让人心寒,满脸的漠然迫视着她:“朕已经封了你做皇后,你还不知足!还奢望太子之位!”

    李未央只觉得满口的铁腥味道,声音如浮水在水面冷冷相触的碎冰:“皇后?是,我是皇后,可废后的诏书早已摆在你的案上,只等姐姐生下一个皇子就要盖上玉玺!拓跋真,我有什么错?嫁给你八年,我是怎样对你的!”

    她一边说,一边轻轻解开外衣,露出心口的那道凝结狰狞的疤痕,指着它,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先帝三十八年,我为你挡了刺客的一剑,正中心口!先帝四十年,明知道先太子递过来的是毒酒,我为你一口饮下!先帝四十一年,我知道七皇子要杀你,连夜马不停蹄地奔波八百里去告诉你!先帝四十二年,你赈灾之时感染了瘟疫,我驱散宫人孤身一人,衣不解带地照顾了整整四十八天!你登基的时候向我许诺过什么,你还记得吗?你说你做一天的皇帝,我就是一天的皇后!可你却在后来爱上了李长乐,不但让她的孩子做太子,甚至要废掉我!拓跋真,你对得起我!”

    拓跋真神色平静,漠然地看着她,那种漠然,像是一点也不在乎,所以视而不见。那种漠然,如此自然,似乎他天生就应该是这般模样。

    他的神色令她的心猛然一抽,仿佛被一枚极细极锋利的针猝不及防地刺进了心扉,疼得她狠狠地吸了一口气,然而面上还得维持着坚强,可眼底却已是掠过了一丝哀凉。

    “长乐才是朕倾心爱慕的人,朕原本打算,虽然废掉你的皇后之位,还会为你在后宫保留一席之地,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衣食无忧?”心底像有什么坚硬锋利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地刨着,由浅坑慢慢汇集为深渊,直至把她的心似乎也给刨穿了,李未央的面容如同一块马上将要碎裂的浮冰,八年夫妻,同过患难,共过艰苦,他最困难的时候只有她站在他身旁,可是他登基为帝,却对李长乐爱慕如斯,不但要废掉她,还口口声声说会让她衣食无忧。

    “我为你做尽一切,甚至不惜以命相护,等来的就是衣食无忧四个字吗?八年!八年的夫妻,抵不过李长乐一张貌若天仙的脸,衣食无忧,谁要你的衣食无忧!我辛辛苦苦用命换来的一切,你这样轻易地给了另外一个女人!还要我对你们感恩戴德吗?”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