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冷酷到底 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陈冰冰的心中茫然一片,终究止住了哭泣,因为她知道在场的众人之中,她是最没有资格哭的那一个,因为一切的苦楚都是她带来的,而对于情敌的嫉妒,使得她忘记了自己善良的本性,忘记了对于郭衍的爱。真的喜欢一个人,应该是成全而不是占有,她早已经忘记了这句话,变得充满了妒忌,变得无比可怕和丑陋。如今,她已经没有办法再面对自己,也没有办法面对眼前的两个人了。

    纳兰雪突然看向了李未央,她定定一笑,道:“嘉儿,在这件事情上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但是,我对不住你,因为骗了你。从一开始,我就是有预谋的在接近郭家,接近你,让你一步步的把我当成你的朋友。我知道,这样很伤你的心,我娘曾经说过,让别人流泪的人,终有一天自己也会流泪的。她说得不错,看到你难过,我也很不高兴,甚至于到了现在没有报复成功的快感,一丝一毫都没有。”

    李未央看她神情非常奇特,心中惊疑不定,上前一步道:“纳兰雪……”

    纳兰雪转过头去,低声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可能,我是你人生之中最坏的一个朋友了吧。也许你会后悔,希望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但在我的心底,你永远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知己。”

    李未央自觉心硬如铁,可是听到这样的话,心也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她刚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纳兰雪已经向郭衍笑了笑,开口道:“郭衍,你可不可以过来。”

    郭衍看着纳兰雪,下意识得站了起来,旁边的郭澄却一把拦住了他:“二哥,不要过去,谁知道这个女人还要做什么!”

    在郭澄的心中,纳兰雪是一个骗子,她欺骗了他们郭家的每一个人,而他此时也对对方充满了怨恨。尽管他也知道,纳兰雪是因为有苦衷才会一步一步走到了如今,可是,他还是没有办法原谅一个对他们撒谎的人,一个背叛了郭家的人!

    李未央却隐隐觉得纳兰雪的面色有些不对,她立刻向郭衍道:“三哥,这是他们之间的事!”还没有说完,郭衍早已经挣开了郭澄,走到纳兰雪的身边,却在五步开外停住了。

    纳兰雪微笑着看他,慢慢地坐到了椅子上,笑道:“郭衍,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郭衍看着对方,心头一颤,只听见纳兰雪已经继续说了下去:“按照老规矩,既然已经有了婚书,我就是你的妻子,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郭衍看着她,面上极为震惊,他没有想到在此时此刻,对方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陈冰冰别过了脸去,而陈夫人已经去了怜悯,不由自主地恼怒起来:“简直是不知羞耻!”

    郭衍没有动作,他几乎望着这个女子,忘记了一切的反应。纳兰雪的脸上没有露出失望,嘴角却渐渐露出一丝笑意:“很好,如今你也一样恨我了。”

    李未央皱起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觉得,纳兰雪此举仿佛就只是为了验证郭衍是否憎恨她一般……

    纳兰雪不看任何人,只是自言自语道:“我身为纳兰家的女儿,不知道孝顺父母,忤逆不孝、恣意妄为;我身为你的未婚妻,不知道原谅,满怀仇恨,意图报复;我身为一个大夫,却在情敌的饮食之中下药,逼得她神志恍惚,心神不宁;我身为一个朋友,却居心不良,手段狠辣,全是欺骗……我早已将父母教导给我的东西,那些我原本都拥有的东西都丢掉了……原本的纳兰雪早已经死了,难怪,你再也没有办法爱我了。”

    她这样说着,却是温柔一笑:“像我这样的人,有何面目苟活于人世呢?”

    郭衍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却见纳兰雪已从袖子里拔出短剑,嫣然一笑,那笑容是如此的灿烂,仿佛一朵鲜花盛开。随后,匕首一闪,鲜血迸流,她已经将匕首送入自己胸膛,郭衍只来得及冲过去,将她的身躯抱在怀里,慌张地用手挡住流淌出的鲜血,可是血如泉涌,哪里阻拦得住。

    郭衍悲声地叫道:“雪儿,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纳兰雪的眉梢眼角带着一丝笑意,仿佛一朵盛开的鲜花,顷刻之间便已经枯萎了。

    郭衍看到这一幕,心头仿佛痛得要裂开一般,头顶轰轰作响,眼前一片昏黑,似乎自己的灵魂也在一瞬间脱离了窍壳,没了思想,甚至也没了感情,哭都哭不出来,可是他怀抱之中的纳兰雪却是再也没有了气息。郭澄和郭敦冲了上来,想要查看纳兰雪的气息,可是人却被郭衍紧紧的抱住,死活也不肯松手。郭澄大声的劝说着他,可是郭衍却听不见,他抱住纳兰雪,再也不看任何人,衣襟上的鲜血和那双充满绝望悲愤的眼睛,使得郭家的每一个人都沉默了。

    李未央根本没有想到纳兰雪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因为她知道对方是那么的聪明,一个聪明人往往是眷恋生命的,纳兰雪明明知道郭家人不可能会杀她,尤其在听说了纳兰家族发生的一切之后,没有人会要她的性命,纵然她做错了很多的事情。

    可是,纳兰雪还是死了。她没有办法面对自己,郭衍脑海中闪过他们相识相念的一幕幕。

    “我叫纳兰雪,出生那一天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所以父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为什么要走,我不怕任何的连累,你现在是病人,就该听我的!”

    “好,你走吧,我等着你来迎娶我,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等着!”

    这些话,这些场景,一幕一幕的在郭衍的脑海之中闪过。郭衍已经明白了一切,纳兰雪本该是他的新娘,如今却已经没有了呼吸躺在他的怀里,全都是自己的错,是他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早在他决定抛弃纳兰雪的时候,就注定纳兰雪死在自己的手里。

    元烈不禁摇了摇头,纳兰雪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到让人觉得心里发寒,她和李未央似乎有着同样的决绝,她若是活着,郭衍有可能怨恨她,为她所做的一切感到心寒,甚至有可能毁掉过去美好的记忆和爱情,可是她死了,死得恰到好处。在元烈看来,这是纳兰雪报复郭衍的一种手段,她将这样的死亡,变成了郭衍心头的一根刺,一根永远梗在他和陈冰冰之间的刺。死亡,才是另外一种永恒。

    李未央却一动不动,没有人比她更能够体会纳兰雪的心情,当整个世界在面前轰然坍塌之后,对方心底的那种绝望和凄凉,就是她活着的动力。深爱的人早已成为陌路,而纳兰雪也背叛了自己的原则,就像她说的,纳兰雪早已经死了,死在她被郭衍离弃的那一天。真正没有办法面对一切的,其实是纳兰雪,她最不能面对的,就是如今的自己。

    郭衍突然抱起了纳兰雪,再也不看任何人,踉踉跄跄地向外走去。

    郭澄想要上前拦住他,可是齐国公却是轻轻一叹道:“随他去吧。”

    郭衍抱着纳兰雪离开,李未央不由自主地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大厅的时候,李未央回头看了一眼,陈冰冰木然地坐在地上,毫无反应,像是对外界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兴趣。郭衍一步一步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随后他将纳兰雪放在了床上,起身四处翻找着,却不知道究竟要找什么。

    李未央看着他,面上流露出一丝惊讶,道:“二哥,你究竟要找什么?”

    郭衍头也不抬,只是继续找着。李未央上前一步,仔细一瞧,却发现郭衍手中拿的都是红色的绸缎、帕子,她心头一跳,猛地反应过来:“你要找红绸么?”

    郭衍回过头来,面目平静地道:“是,我要找红绸,雪儿说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