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这个男人很凉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开篇

    五色斑斓的光体隧道中,一个黑衣男子踏破虚空而来,怀中抱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女子。

    无数时空漩涡,空间裂缝,在他的身后形成而又散去,他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垂眸在怀中的女子身上,目光饱含着关切和眷恋。

    男子脸庞轮廓鲜明,如斧削刀刻一般,眼眸深邃却又看不出什么颜色,当你凝神看去时,似乎就会迷失在那迷幻的梦境里,无法自拔。他的肤色是接近亚洲人的亚白色,轮廓却有着希腊古神祇般的俊美,身型又有着高加索人特有的高大坚实。当他怀抱着少女时,显得毫不费力。

    女子似乎身受重伤,破碎的衣衫上血迹遍布。眼眸紧闭,一头黑色的卷发了无生气地随着男子的脚步晃动着。

    光体隧道的尽头是一个宁静的世界,此时正是清晨。清脆的鸟鸣伴着初升晨光,露珠在花瓣上折射出五彩的射线。远处是林立的摩天大厦,更衬得着林边的草地仿若世外桃源一样。

    男子小心翼翼的将女子平放在草地上,手指轻柔的拂过她的眉眼。

    低沉磁性的嗓音轻声道:“不开心就忘记吧,在这里开始你新的生活。你那么聪明,一定会活得很快乐,别担心,我会一直看着你的,就像我一直做的那样,永远......”

    随着男子声音的消失,他的身影也融化在光影中无迹可寻......

    第一章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蝴蝶兰花香,纯粹而单调,在整个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协调。

    巨大的玻璃窗外是春-光明丽的鸟语花香,而室内除了病床上濒死的女孩,只剩下角落里端坐着的那个男人,浓眉微蹙,嘴角紧抿,整个人散发着接近绝对零度的冷漠气息。

    床上的女孩秀丽的眉眼此时紧紧闭合着,脸色有些苍白,长长的乌黑卷发在枕头上铺陈开来,堆砌出一朵朵墨色的玫瑰,华丽却有毒。

    女孩的鼻管挺直而俏丽,如顶级瓷器般细腻,揭示着主人坚毅(或者固执)的性格。

    大约是在病中的原因,女孩的下巴有些瘦削,柔和了本来略嫌艳丽的五官,显出一种弱质纤纤的美来。

    原本应该鲜艳的红唇,此时带着灰败的色泽,有的地方已经干涸起皮。

    而此时屋里唯一清醒的男人,却对此视而不见,身姿笔直的坐在离床最远的一张椅子上,仿佛要和床上的人划出什么界线来。

    真是凉薄的男人!宋卿晴在心里微微冷笑。

    宋卿晴在空中俯视着自己的身体。

    事实上,她甚至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身体。自从她的意识苏醒后,她就发现她的记忆一片空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坐在角落的男人是谁,她自己又是谁。似乎除了基本的常识和本能外,她现在比婴儿还要像一张白纸。

    而现在她就这样保持着精神体的状态,游离在狭小的空间里,不能离开也不能回到身体。

    宋卿晴想床上的女孩大概快死了。

    终于男人动了一下,不耐烦的看了看腕上的微脑,然后站起身,深海蓝色的高级军官制服笔挺的伸展开,平滑得没有一丝褶皱。

    俊冷的目光毫无情绪地扫过床上的女孩,又移向窗外。那里,一只尖耳松鼠正在那里四肢划动着挣扎,蓬松的大尾巴被窗外的护栏牢牢卡住,怎样也挣脱不开。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就在宋卿晴以为他永远不会出手帮忙时,他伸出了修剪得体的修长五指,遥遥对着玻璃。

    在宋卿晴的瞠目结舌中,窗外的护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缓缓抬起......就那样悬浮在空中......

    宋卿晴的瞳孔骤然收缩,s级精神控物!宋卿晴的脑中跳出几个字,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发现她也可以做到。

    在男子背后,桌上的水杯无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