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章 蛋碎的声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众赌徒正赌的热火朝天,一个个头发糟乱,眼珠子通红。别看是地下室,屋子里倒也很暖后,再加上赌钱的刺激,心跳加速,热量外泄。有好几个赌徒甚至光着膀子,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提溜着酒瓶。

    赢了一把,高兴,要喝。

    输了一般把,不高兴,骂骂咧咧,也要喝。

    再加上,大多数爷们都抽烟,一时间屋子里酒气熏天,烟雾缭绕。味道极其难闻。

    大门被猛然踹开。发出的巨响,顿时将一众赌徒惊住了。时间就像定格了似的,刚刚还嘈杂像菜市场的赌场顿时静的都能听见喘气声。

    等赌徒们回过神来,见屋里突然多了两个人。两个持枪的男人。

    “卧槽,警察。”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定格的时间走动起来。

    尖叫声充斥耳边,酒瓶碎裂声也就显得不那么刺耳了。

    “谁都不许叫,都特么的蹲下。”老鹰人高马大,一嗓子吼去,颇有气势。

    这些个赌徒都是老人了。何谓老人?没有被警察逮过两回,能叫老人?

    早特么的对警察抄场子的套路熟的不能再熟。一个个老老实实地揪住耳朵,很自觉地顺着墙根蹲在地上。整齐划一,二三十个人一排蹲开,场面很是有些壮观。

    也很养眼。为什么呢?还有几个女赌客。年纪不大,颇具风情,看打扮不是鸡就是三儿。往地上一蹲,磨盘大的臀部显得更加的突出。大冷天的,还穿着牛仔短裙配薄薄的黑丝袜。

    一蹲,半拉屁股露在外面。一色的大红大紫的细布条显露出来。

    次奥,现在的女人都这么爱穿丁字裤吗?这样式儿的,还不如不穿。一条窄窄的布条,一天到晚夹在两片嫩肉中间。摩擦的不痛不难受吗?

    假如老子是女人.......卧槽,说天老子也不当女人。想想就一阵恶寒,寒毛倒竖。头直摆。

    毛子正在另外一间房里跟财神爷谈心。那个叫苏天的小子给他额外创收一百多万,足足是他开场子一年的收入,可不就是财神爷嘛。

    至于传说中的那个苏美人,可不是他能沾染的。不过,等钱送来了,摸一摸也是可以的。

    嘿嘿!嘿嘿!

    想想就觉得开心。还盘算着,等一百多万拿到手了,给下面的小弟扔个万儿八千的估计就可以了。也免得他们胡说八道。被老大知道了他私下打秋风,可不得了。

    心里正美着,忽然一声巨响,差点没把他惊的从椅子上掉下来。紧接着就听见一声破锣似的嗓音在喊:“毛子,出来接客。”

    麻痹的,这是找茬来了。毛子在这一带也混了七八上十年了。虽说名堂没有混出来,可也在道上混了个脸熟,大人物也认识不少。谁敢砸场子。

    顿时,火冒三丈,抄了家伙,领着三俩小弟,气势汹汹地从另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一看,就看见俩持枪的货,吓的他双腿一软。手中的家伙什哐当一下溘然落地。身后的小弟倒也机灵,用脚将家伙什划拉到阴暗处。

    “吆,两位大哥真是稀客啊。”毛子转脸谄笑,从兜里掏出自己都舍不得抽的好烟,边往外抽两根边朝晓峰俩人走了过来。

    晓峰拿手一挡,冷声道:“不会抽。”

    “客气,呵呵,真客气。这位大哥来一根。”

    “谁跟你客气。说,这是咋回事儿?”老鹰直接将烟打落,虎目瞪的毛子发毛。

    “咳咳......玩儿。没事儿干瞎玩儿。”毛子讪笑。

    “玩儿?”晓峰缓步走到赌桌跟前,抓起一把钱,阴阳怪气地说:“真没有看出来,一个个都是有钱人。没事儿拿钞票玩儿。玩儿的好啊,玩儿的高雅。跟你们比,我就是俗人一个。”

    “大哥真会开玩笑。一看就是个文化人,文化人都有幽默感。”

    “少套近乎。我可不是什么文化人,粗人一个。”晓峰将凑到跟前那张贱脸推开。

    这种动作,纯粹是打脸了。毛子羞怒,脸色变了变,却始终不敢发飙,再次凑了过去,谄笑道:“两位大哥贵姓啊?小弟不才,治安大队的肖副队长跟前也是能说上话的。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喝喝茶,吃点宵夜,慢慢谈。”

    “次奥,治安大队跟老子有毛的关系。老子今天是来打劫的。”晓峰云淡风轻地说。就好像根本不是在说打劫,而是在说逛市场买菜这样的小事儿一般。

    “靠,吓死老子了。”一众赌客长吁口气。只要不是警察,对他们来说就不是个事儿。打劫嘛,他们现在巴望不得劫匪将桌子上的钱席卷一空。到时候,不管输赢,只管报个数,有庄家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